下拉阅读上一章

紫儿的心事

  “这个奖励,也是我的借口!”看着她,残月情不自禁再次轻啄了一下她小巧的唇瓣。

倾城的脸再次刷的红了!是亲上瘾了是不是?!

“这……这个……这个你分明就讨了便宜的……”虽然表情看起来很是不情愿,但讲话的口气却分明有些理不直气不壮。

残月嘴角分明噙着再狐狸不过的笑意,这小女人那颇为别扭的表情与言语也让残月忍不住笑出声来,他的小女人有时候真的可爱的过分了。

“那,你是要把便宜给讨回来吗?”似是已经能理解这小女人那个时空的语言一般,残月现在是极尽逗她之能。

“讨,讨回来?”果然,倾城即使再聪明,但某些方面还是很迷糊的,而残月正是抓住了这一点,这不,倾城还不知他所为何事之时,残月却已经‘好心’的帮她将这个便宜给讨还回来了。

被吻的七晕八素的,倾城有些不解了,到底她说什么了?怎么就招惹到他了!这家伙以前看起来怎么没有这么Se情,怎么现在突然变成这样了!动不动就吻她!虽然……这厮的吻技很高超,跟他接吻很享受,可是他吻之前也该先给点提示吧!

呃……上官倾城,你是白痴吗?这种事要怎么给提示!!!君残月没傻,你傻了吧!

客栈里,紫儿并未像平常一样下楼和大家吃饭,在今天下午听到了南冰所述关于她手链的事情,她便什么也吃不下了,为什么会和南越有关呢?她很想这一切都弄清楚,可是现在正是小姐计划关键的时刻,她怎么能这个时候节外生枝呢!而且,若没有小姐,单凭她一个小丫头,是永远也进不了南越宫廷的!

紫儿越想越烦,烦到根本不想出门,再有两日便是溪风阁选举花魁之日,紫儿,你一定要在这三天里尽量不让自己去想其他的事情,一心先帮小姐完成她的计划!

紫儿总是这样劝着自己,可是她现在却拿着手链不自觉来到了赤儿和橙儿为寒冰和南赫拓准备的客房外,在外踌躇了半天,不知该不该敲门进去问问,再问详细点也好!

虽然知道此时她不该多问什么,但万一这两位公子若是突然离去了,再想找到他们,该是大海里捞针了吧!

“拓,那小丫头是来找你的吧?”一边,寒冰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折扇,一边好笑的调侃着一边看书的南赫拓,即使南赫拓表现的再平淡,但他倒是不相信了,那小丫头在门外徘徊了这么长时间,拓会一点也不知道,不去点明,反而还装作一副视而不见的样子,拓分明有鬼。

“我想,她该是来找你的!”头也未抬,南赫拓继续看着手上的书。

“是吗?无论如何,人家只是个小姑娘,你当真让人家一直在外面徘徊?”寒冰继续调侃,没有忽视刚刚南赫拓紧皱的眉宇。

南赫拓并未说话,双目依旧看着手中的书,但心思却没有像他表面这般平静。

“拓,从那位姑娘站在门外开始,你手中的书可是一页都没有翻过!”寒冰不再罗嗦,直接点明。

被他如此一提醒,南赫拓这才惊觉自己竟果真在走神,眉宇皱的更凶了,那小丫头与他毫无干系,为何他会因为她站在门外而心不在焉呢。

“你有够迟钝的,还是我去把人家请进来吧,无论如何,今天若无这小丫头,你我兄弟二人是进不来这里的了!”寒冰语毕,潇洒的起身开门。

直到门被突然打开,紫儿这才觉得自己实在太失礼了,他们两人都是习武之人,怎会不知她一直站在门外,虽然遮着面纱,但嫣红的小脸却依旧能让人所见一二,寒冰有一瞬间的想笑,不得不说,这个小丫头不比其他那几个,幸好他们并非什么坏人,接近只为查明为何她们要冒充他逍遥门,但若真是有心之人,那这小丫头会是最好下破绽的地方。

想到此,不知那武功诡异的‘乐逍遥’为何会有如此胆量,不怕被她给弄砸了?

“不,不好意思,打扰两位了!”紫儿低下头,与其他姐妹的气势完全不同。

寒冰微微一笑,露出好看的酒窝:“无碍,今日若无姑娘开口,我兄弟二人怕得露宿街头了!”

“我,实不相瞒,我想知道一些,关于这条手链的事情!”紫儿拿出手链呈在寒冰面前。

寒冰定定看了看她,确定她是真心来问此事的,不禁更好奇了,莫非这小丫头真的不知这手链的来由,但为何她会有此手链呢!见她一脸真诚,寒冰好奇之余却又觉得无法忍心拒绝!

伸出手,寒冰礼貌道:“姑娘请进!”

犹豫片刻,虽然知道她独身一人进两个男子的房间不好,但此刻她却顾及不得太多,迈开莲步,走了进去。

一进门,南赫拓在一旁看书,看到他,紫儿不知为何,总觉得心跳莫名加快,但一想到此番前来,另有原因便立刻调转方向,不让自己去看他,但虽然背对着他,但紫儿却总也忍不住想微微偏过头来看看他,但见他依旧只看着自己手中的书,对她视若无睹,紫儿莫名觉得心里有丝丝酸涩。

从紫儿进门到现在,南赫拓只在她转身背对他的那一刻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后,便也低着头,佯装看书,再无其他动作,不似紫儿涉世未深,南赫拓尽量让自己不去注意那小丫头的动静,毕竟于他而言,这小丫头只是中途误打误撞认识的!对她多余的好奇和关注只因她身上有南越宫廷的手链而已。

紫儿的心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