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何以为家(三)

  刘妍最受不了家人之间这种突如其来的沉默,索性打破僵局:“父皇,据儿他还那么小,您就别对他要求太严苛了好么?如果您想听心得呀,我跟您说说我的吧!”她亲昵地摇着父亲的手臂,像个撒娇要糖吃的孩童。

刘彻拿她没辙,换上慈父般的笑容,他将眼神移向沉默不语的霍去病,若有深意地道:“就你跟去病敢顶撞朕。”

刘妍不以为意,无所谓地耸耸肩,“父皇,我是您的女儿,您当然该宠爱我了。不过,不要总拿我跟霍去病那个冷面煞星相提并论好不好?”她一向不喜欢霍去病,尤其不喜欢他那股对谁都冷冰冰,而且还有几分傲然的气势。第一次见到她这个所谓的表兄,她就十分不喜欢。相处得越久,她就越讨厌他。

听着她的话刘媚着急了,马上为霍去病辩驳:“长姊你别胡说,霍表哥哪里是冷面煞星了?”

刘妍最看不惯妹妹迷恋霍去病,不屑道:“我说得不对么?你看他总是那一副冷冰冰的态度,好似跟谁有仇似的。而且,你看他那张脸随时都是冷若冰霜,连一丝笑容都没有。”

“霍表哥怎会没有笑容呢?”刘媚还在极力辩解。

“你见过?”刘妍步步紧逼。

“我……”刘媚被她说得哑口无言。从他见到霍去病开始,她就从未见过他的笑容。她甚至一度怀疑他不会有笑容,直到有一次她看到霍去病站在院子里的秋千旁,仔细端详着那秋千,脸上挂着浓浓的笑意,唇角微扬,如炬般的眸子里布满温柔。

不得不承认,他的笑容很迷人,宛如夏日里最温暖和煦的微风,轻轻一吹就能触人心弦。躲在角落的刘媚就被他这样的笑容迷住,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他的笑容能够那样令她着迷。她陷进去了,陷入他和煦的笑意里。可她不知道的是,霍去病那样的笑容,从来都不是给任何人的。

其他人各自说话,都未曾注意到他的心事重重。看着他们一家人相谈甚欢,从刘彻的眉宇之间,他感到一阵迷茫。五年过去了,刘彻从未提起过要接刘嫣回来这事,难道他早就忘了这个女儿了么?

他深谙自己作为臣子,毕竟是外人,就算刘彻对他再喜爱栽培,他终究不适合管皇上的家务事。可若是他不提,嫣儿可能就会永远流落在外,不会来了。

思前想后,他终是做出了决定。“陛下,臣听说您跟皇后姨母还有一位公主,为何去病从未见过?”

听到他提刘嫣,刘彻的脸色骤然剧变。他冷着脸,半眯着眼睛盯着自己喜爱的臣子,一字一句道:“你怎会知道朕还有个女儿?”

霍去病抬头迎上他凌厉的目光,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启禀陛下,实不相瞒,臣跟嫣儿从小一起在平阳公主府里长大。”他说的是事实,却不知为自己埋下了祸患。

原来如此!刘彻不留痕迹的收起自己的猜疑,若不是霍去病说起,他还真忘了自己还有刘嫣这个女儿。她离开也有五年了吧?他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子了,当年她还小,见到他的时候总是低头不语,他只依稀记得她的眼睛跟阿娇很相似。

霍去病见唤起刘彻的回忆,想要顺势说下去,卫青却早他一步提议道:“陛下看禁军副统领李敢如何?这李敢是李广将军的幼子,武艺也十分了得,担任接公主回宫很是合适。”

刘彻对这个李敢也略有耳闻,说他如他父亲一般英勇过人,遂同意了卫青的提议:“传召下去,让李敢去新野接二公主回宫。记住,路上切忌张扬。最近淮南国与衡山国愈发不安分了,新野离衡山国很近,最好小心为妙。”

这时,外面传报廷尉有急事要奏请皇上,刘彻便离开了椒房殿,回去宣室殿处理政事。

恭送刘彻离去,卫青暗自松了口气,对霍去病道:“去病,你娘要来长安看你,估计今日就到了,你快些回去准备吧!”他不给霍去病任何询问的机会,催促他赶紧回自己的府邸。

听得舅舅不想解释,霍去病亦不好问到底,思量着改天趁舅舅不在去跟刘彻奏明,让他去接刘嫣就好。

第十三章 何以为家(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