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小产

  第八十六章小产

去势太猛,我的身体猛然向前倾倒,如滑落山崖的瀑布。突如其来的失衡让我陡然惊恐起来,下意识地用手护住小腹,却止不住倾落的身子。

结结实实地跌出轿外,我感到腹部一阵剧烈的绞痛,就像瞬间被千斤重物坠住一样,异常疼痛。汗珠从额头滴落,腹中有千刀利刃在割,我慌乱地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太监,大声吼

“还愣着干什么?快叫太医啊!”

“是!是!奴才这就去!”跪在地上的太监这才如梦初醒般一骨碌爬起来朝外跑去。

孩子,我的孩子!千万不能有事啊!双腿间隐约有股热流流下。恍惚间,我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身体中抽离,遍布全身的疼,却不及胸口压抑着的窒息。

“血!娘娘,是…是血啊!”有内侍不知所措的尖叫。

我隐忍住眼底的泪水,仿佛瞬间就会崩溃。

“住嘴!太医怎么还没有来!还不快去看看?”一定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

“蔷儿!蔷儿!你要撑住!我这就送你过去啊!”我痛得快要晕过去,朦胧中看见那袭在阳光下的白衣,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我紧紧握住他的衣角,喃喃自语:“流云,流云,一定要救我的孩子,一定要!”

椒房宫内。

宫内安静得听不见一点声音,只有众人匆匆走过时纷乱的步伐,来来回回。太医在一旁细细的把脉开药,不过一会儿就有人煎好了给我服下。一盆又一盆的血水端了出去,换来干净的热水继续擦拭,触目惊心的血色布条搭在面盆上,我在半梦半醒之间辗转反侧,却只是昏睡不愿醒来。

太医告了罪先退下了,椒房宫中前所未有的压抑与死寂。

“蔷儿,蔷儿。还这么贪睡么?该醒来了!”重光唇鼻中温热的气息喷在脸上,痒痒的,惹得人只想笑,“你最爱的荔枝还在水里冰着呢!三千里加急送来的时令水果。睡了三日不饿吗?”

“喂喂!蔷丫头,流云来看你了哦!好不容易才摆脱红豆那丫头,你好歹给点面子,睁开眼睛看看人家啊!”我在梦中轻笑,仿佛可以看见眼前男子生气地嘟起红唇的娇俏样,若是有人看见了指不定多心碎呢!

“司徒蔷!为什么不愿意醒过来?你是在逃避吗?”声音像是从某个空洞的角落传来,越来越清晰,光影中可以看见那抹鲜亮的红衣,“你以为躺在这里可以改变什么?李煜的蛊毒可以解?契丹的大军不会压境?愚蠢!”

“我还有能力管这么多吗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这些人这些事,何苦要我来操心?”我无奈地苦笑,那个温热的骨血从我腹中分离时痛彻心扉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不过是个弱者,连这点保存他的能力都没有,谈什么宏图大志,什么拯家救国!

“那就报仇啊!司徒蔷,我不会看错你的。”红衣女子的声音魅惑的响起,“你睁开眼睛看看就会知道,战争远比你想象的精彩的多,你会很快沉醉其中的哦!”

魅姬取了挂在墙上的鸣玉随手把玩,漫不经心道:“等报了仇再死不迟呢!想必你心里也存了口怨气吧?怎么能让自己的骨血不明不白的死掉!”

午夜时分,我猛然从床上坐起。门关的很紧,却依然有风透进来,吹到身上愈发的阴暗刺骨,像一把把钢针扎进骨头里,钉牢了人的要害,使人丝毫动弹不得。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还未散去,低头望向平坦光洁的小腹,仿佛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噩梦一场。我狠狠地攥紧锦被,咬住嘴唇。这里!曾孕育着一个鲜活的生命!我怎能轻易就忘掉!

有人打了帘子进来,剔亮了烛火。那烛花一爆,屋子里陡然一亮。上一秒我还一动不动地坐在榻上,下一秒就已经落在了来人温暖的怀抱中。

“蔷儿,蔷儿你终于醒了。你知道自己睡了几天吗?”重光眼睛通红,连嘴角的胡渣也长出了些许,抱着我时的动作却又轻又柔,像是失而复得的宝贝又重回了手中一般。

“重光。”我牵牵嘴角,掩饰了下刚才眼中的怒火,痛失孩儿的哀恸涌上心来,视线立刻便模糊了,“孩子,孩子没有了。他都五个月了,就这么……”

他一把搂住我轻声细语地安慰:“这样的意外谁都不想的,朕已经出发了抬轿子的四个太监,蔷儿就不要再伤心了,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孩子的。”

去他的意外!他竟说这一切都是意外!我刚按捺下去的怒火又腾地涌了上来。

“皇上,那几个太监都是我宫里的。平时当差都好好的,不会无缘无故的失了足。定是有人使了绊子。”我眼中蓄着的泪水像随时便会从睫羽跌落一样,心里深知女人泪盈于眼眶的时候是最楚楚动人的。

重光皱皱眉头,对于我的话并没有多加一词:“皇后才刚醒过来,这些事情就不要操心了吧。”

“重光,这件事我想亲自调查,决不能如此草率地就下了定论。此人谋害的乃是皇室血统,我一定要亲自审讯,以整乾坤,以肃纲纪,慰我儿在天之灵!”我说的义正言辞,语气坚定而不容回旋。重光只得答应等养好了病以后再着手调查此事。

“重光?”见他有片刻的愣神,我轻声唤道,试探性地问,“那个蛊毒…真的无药可解吗?”

“恩。”他显然不想多言,“每月十五便会毒发,若不听令于蛊主,结果会更加沉痛百倍。”

“所以唐天哲才会逼你与契丹议和?可后果如何,重光也应该是知道的吧?”

“朕知道。时间也不早了,你才刚醒,还需要好好休息,朕明天再来看你。”

说罢重光匆匆离去。我抬眼看着他消失在月光下的背影,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些年嫁给他,他给予了我什么?名分?地位?可我要的关怀呢?信任呢?坦诚呢?

我和他的关系,俨然是君臣的分际,虽只隔着一座金銮殿的距离,但那道鸿沟,却无论如何也跨不过去。做平常的福气,怎么就那么难?

第八十六章 小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