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纵火?

  第六十二章纵火?

我闭着的眼帘如同被黏住了一样,疲惫的不愿张开,朦胧中有人将我置在软软的床榻上,往我的手上和脚边分置了一个暖炉。屋中的温度也许是因为烧了碳的缘故,一会儿我便觉得额上有了细细的薄汗,不安份地将手放在锦被外面,不知道又被谁给捉了放回去。我皱着眉头,闭眼听见屋内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吵闹不休,似是有意将我吵醒。终于忍无可忍的吼了声“吵死了!”耳边瞬间格外安静。我心满意足地痴痴笑着搂住被子睡了过去。

如身处于一片火海之中,浑身大汗淋漓,烧的通红发黑的木头时不时地砸落发出巨响。昭阳正在不远处地藤床上哭得哇哇作响。我艰难地伸手去够她。十米,五米,两米,一米……越来越近,终于将她安安稳稳地搂入怀中,还来不及松口气,头顶上的主梁发出咯咯吱吱的声音,朝我兜头砸来。

我猛的起身睁开眼睛,拿掉放在枕边的毛巾,屋内寂静一片。透过乌木雕花屏风朝外开去,皑皑的白雪,外面已然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我用手擦去汗水,原来是在做梦。重光打帘进来,将呼啸的凌烈北风隔在窗外。

“蔷儿醒了?”他声音惊喜,“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快两天了?”

他递给我一晚浓黑的药汁笑着说,“快趁热喝了吧。朕刚才还在为难着该不该把你这只小猪叫醒呢。”

我一声不吭地接过瓷碗一饮而尽,苦味在舌尖蔓延开去,我眼泪在眼眶打转,忙起身去寻茶解味。重光手一抖,将一颗清甜的梅子塞入我口中。

“你什么时候才可以让朕不那么担心?”他叹了口气,拉我回床榻,替我拢了拢明黄色的寝被,“太医说你感染了风寒要多休息,怎么那么不爱惜自己呢?”

“臣妾担心昭阳。”我低下头,声音柔和而婉转,“一看见她,我就会想起自己最最开心的时候,我喜欢那个孩子。”

“朕明白。”他摸摸我的头发,双手扶住我因为哭泣而颤抖的双肩呢喃出声,“昭阳不会有事的,朕向你保证。”声音像是在安慰我,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正谈话间,忽听郑公公来报说是侍卫统领何大人和华贵妃在殿外求见。

“叫他们进来吧。”重光理理衣服吩咐。

隔了幔帐看见华贵妃手里抱着一个孩子,我欣喜若狂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接过孩子左右端详。一颗心似乎又回到了胸口中。孩子睡得正熟,小嘴一张一合吐着泡泡,除了手脚上有轻微的擦伤之外似乎没什么大碍。我缓缓舒了一口气,专心听何大人和皇上的对话。

“火势已经控制下来了,还有些火苗相信不成什么问题,侍卫已经在扑灭了。宫中的宫殿都是自成一体,臣命人瞧过了,其他宫殿也没有波及到。”何大人一一禀明。

“有人员伤亡吗?”重光问。我竖起耳朵聆听,这其实才是最最关键的问题,流溢宫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只要没重大人员伤亡就好。

何大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额上冷汗涔涔,直磕头叫:“微臣该死,微臣扑救不利,导致,导致魏美人葬身于火海之中。”

我才刚平静下来的心“咚”的一跳,抱着昭阳的手差点摔下来,又听得何大人断断续续的声音:“臣进去看时魏美人已经,已经通体焦黑了。只有在一旁的昭阳公主,也许是因为襁褓离那些个帐幔、书册和绢丝比较远,所以无甚大碍。”

我一颗心都扑在昭阳身上,这么小的孩子自然无法自己逃生,料想魏美人毕竟是成年人,看到这么大的火肯定会想办法出去,不可能不做挣扎没有丝毫动静,况且流溢宫中一干人等难道任由自己的主子烧死在殿中吗?

不等重光继续开口询问,华贵妃便抢先说出一个更为惊天动地的实情来:“皇上,臣妾也去看了一下现场,在经过一间小耳房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散落的酒瓶子的碎片和草木灰,初步肯定火势是从那里蔓延出去的。”

何大人肯定地点头道:“华贵妃所言不差,浸过烈酒的稻草混上最近宫中常用碳石烧起来,从耳房逐渐蔓延开去,看样子似乎是有人故意纵火。”

“什么?”我惊叫道:“有人这么大胆敢在宫里公然纵火行凶吗?”

重光听到此事也十分震怒,一拍台子吼道:“什么人如此恣意妄为不将朕的皇宫放在眼里?焚毁流溢宫烧死魏美人简直是罪大恶极!”

他恨得指节发白,华贵妃走上前来一把握住重光的手,眼中精光一轮道:“皇上请下令彻查此事,还魏美人一个公道!”

“传朕旨意,命刑部的人来侯旨!五日之内,给朕查个水落石出!何大人,你继续给我找流溢宫内的蛛丝马迹,宫里宫外的太监宫女,一个个的查!若是再有什么闪失,当心你的脑袋!”重光凌厉的声音在殿中响起,吓得何大人立刻跪在地上领命,急急的退下了。

第六十二章 纵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