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一章 失火

  第六十一章失火

唐天哲不带一丝感情地转身离去,司徒蔷的声音渐渐低弱直至消失。我抬头望天,雪越下越大了,漫天飞舞的雪花簌簌落在身上凉意阵阵,一会儿地上便也铺了薄薄一层。

“皇后娘娘吉祥,娘娘是来看昭阳公主的吗?”许是见我在这里站了很久,宫女开口寻问。我望了望四周,怎么跑到魏美人的流溢宫来了?原来走了这么远了啊。

“不进去了,本宫这就走了。”我抬眼看她,是魏美人的贴身宫女瑾妍,我还记得上次指证我害魏美人早产的证人就有她。我并不打算进去看看魏美人,说实话自从昭阳出生了以后我便再没去过流溢宫,我很喜欢昭阳,但是魏美人,不管她鉴于什么样的心理亦或者是真的被他人所蒙骗,这样的女人对于我来说都不是可善处之辈,所以也就抱着能避则避的心理了。

回到宫里的时候书墨已经在候着了,我接过她端上来的暖暖的手炉,火盆里烧着的炭石哔啵做响,整个椒房宫恍如春天。喝了一大碗浓浓的生姜茶水,我身上的凉意才渐除。

“娘娘去哪里了?奴婢等了好久,都担心您淋了雪,您怎么如今才回来?”书墨的声音带着担心的责备,听在心中暖暖的。

“本宫外出走走,没成想下起雪来了,一瞧才知道走远了。”我边整理刚换上的夹袄边说道:“快去预备些热热的吃食来吧,走了这么久又累又乏都没什么气力了。”

许是早上被茶水浇了个正着,傍晚又淋了半个时辰的雪,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头疼便如排山倒海一般袭来,我睡得昏昏沉沉,不时纠缠于梦中,勒紧被子却怎么也挣扎不得。

梦中听见远处有敲锣击鼓的声音,纷杂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吵闹的喧哗声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辗转反侧间无奈起身朝窗外望去。不远处竟然火光冲天,庞大的楼宇连同屋顶都被淹没在簇簇上窜的火苗中,浓黑的烟雾如同黑暗中的恶魔伸出看不见的五指,狰狞的干脆利落,四周仿佛身处炼狱。

“书墨!书墨!那里是哪个主子的宫殿?”我惊慌的拉住急急赶来的书墨,像揪住救命稻草一般,那里好像是…但愿是我猜错了。

书墨脸色苍白的跪在地上,艰难的开口:“是…是魏美人的流溢宫。”

昭阳!昭阳还在里面啊!

“娘娘,娘娘危险,您别去!”在书墨一叠声的惊呼中,我顾不得披件衣服,拔腿便朝流溢宫飞奔而去,等我赶到那里时流溢宫的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人。众多的内侍手里拎了水桶扑向大火。水从御花园的池塘里运过来也需要时间,面对如此巨大的火势,这点水,这个速度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

我抬头看向流溢宫,舔窗而出的火舌灼热地连这里的气温都上升了许多,呛人的浓烟令我呼吸困难,整片天空被火焰染成了狰狞的血红色。我四处张望,人影攒动中既不见魏美人也不见小昭阳,哭声惊叫声练成一片。我心情慌乱之极,努力辨认人群中的众人。

卓公公!终于见到一个熟悉的人了。我顾不得同他还有对食一说,连忙用帕子捂住口鼻跑过去:“卓公公,看见昭阳公主或者魏美人了吗?”我的声音因为紧张而异常尖细,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一般。

他的表情格外凝重,灰头土脸间声音带了一丝哭腔:“还没有见到。”他低下身子喃喃自语,我依稀只能听到只字片语。似乎是“骗我、任务”之类的词。我看见他手里握着昭阳百日时的银锁,眼泪落入瞬间蒸发的尘土里。

我失魂落魄地朝前走去,正撞上赶来的重光。他穿了一件白色的亵衣,身上披了黄色的锦袍,华贵妃气喘吁吁地跟在他身后,想必两人也是刚得了消息连衣服也来不及换就来了。

“皇后怎么这副摸样?”他皱着眉见我衣衫不整目光哀戚,挥挥手接过郑公公递上的披风来为我披上,“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多穿一点吗?”

我分不清脸上到底是融了的雪还是泪水,都无法真切地看清重光疏朗的眉宇:“昭阳,昭阳还在里面。”我的哭泣声渐渐放大,“她还那么小,我亲手抱着她过百日,她怎么禁得住……”一想到昭阳无暇粉嫩的小脸,痛便从每个毛孔里渗透开来,我腿一软便要向后倒去。

重光眼明手快地接住我下落的身体,另一只手正好碰到我的滚烫额头。

“怎么这么烫?你在发烧吗?”他身子一颤,声音终于有了慌乱,打横将我抱起,小心翼翼替我紧了紧身上的披风才转头对华妃说:“你过会自个儿回去吧,皇后怕是染了风寒了,朕带她回寝宫找太医看看。”

我心力交瘁地靠在重光的胸膛上,转脸看见华贵妃的怒容,不知为何却带了促狭的笑意,一怔,我用力抓住重光的衣服,像吸取他的温暖一般紧紧抓住,只为获得片刻的安心。

第六十一章 失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