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清醒

  第四十三章清醒

意识逐渐抽离,视线变得模糊,瞳孔放大。我亲眼目睹安夫人在生命最后的时刻的挣扎与不甘,剑咣当一声,直直的插在石板的缝隙中。我将颤抖的手拢进袖中,压制住内心的不安,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一定一定不能倒下。

“来人!封锁流连宫。你们两个清理一下这里。”我指指跪在旁边吓呆了的小太监:“把他收押了,这个太监意图不轨刺杀安夫人,决不能轻饶。”

小太监被拖了出去,我环顾一下四周的人:“今天的事情你们都清楚了吗?”

陈太医上前一步:“安夫人为求圣恩给陛下服食五石散,幸好娘娘及时发现制止。流连宫中早有人对安夫人心怀不满,趁乱刺杀被擒。”

我满意地点点头:“说的不错,今日之事多亏你们,本宫发誓,有本宫在一日,绝不会亏待你们。”

“郑公公!移驾钦安殿!陈太医,接下来就有劳你了。”重光能不能清醒,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我曾经就这类症状问过成太医,五石散药力不浅,光靠抑制毒瘾是不够的,重光的体内有大量的热毒,这就得用疏导的方法来放掉毒素。找到他的爆发点,在热毒最盛的时候施以药物治疗,才有希望达到预期的效果。

刚回钦安殿成太医便着手准备施药,首先将用银针将穴位打通,在适当的时机里将混着热毒的血水放掉。整整三日,不眠不休,我亦是陪着他坐在殿外焦虑地等着消息。偶尔小憩一会儿立刻又会被屋内的吼叫声和宫女端出来的血水惊醒。怒骂声混杂着砸东西的声音时时焦灼着我脆弱的神经,当然忧虑的并不是我一个人。重光的后宫里有妃子为了争宠竟然公然下药,朝野震惊。各地官员由原先的怨声载道逐渐恢复成理解后的平静,继而万分关心起重光的安危来。我必须要在各方势力蠢蠢欲动之前,将一切都扼杀在摇篮里。

他终于安静了下来,我叹了口气坐在床边,连日来的折腾令他的身形消瘦如寒竹,臂弯下丝缕的青筋都看得一清二楚。我抚平他微皱的眉头。怀念起他恍如隔世绝世出离的温和和清绝,如今的一切美好却只剩一抹淡淡的影像,像被时光腐蚀过的默片,只剩下灰色的暗框。

“重光,你还记得吗?”我喃喃自语,“你我相遇时的情景,风在耳边刮过的时候,能清楚的感觉到每个细胞都自由的扩张开来。”泪水一滴滴落在他清瘦的颧骨上:“我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变了的?亦或者,我从来了解的都不是真的你?”

握过剑杀过人的手隐隐带着血腥的味道,我只要一低头就可以清楚的问道鼻尖充斥的气味,泡了无数遍花瓣也依旧没有丝毫的淡去。我从来不知道的骨子里是那么的邪恶,就像演习过无数遍一样,杀人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眨过,那种说不清的杀人的快意让我不寒而栗。

躺在床上的人手指微微动了动,我凝神将心思收回来,握住他的手,等着他睁开眼睛。

“陛下。”我轻轻叫了声,不带一丝感情,“您醒了。”

他有片刻的疑惑,握着我的手紧了又松,送了又紧,我一言不发地等着他开口,直到他眼神清明地望向我,唤我“蔷儿”。

泪水顷刻**了眼帘,落在百鸟朝凤的朝服上,脸白气短间被他拥入怀中,一腔的怨气顿时烟消云散。从他怜爱的眼神中,我知道我又回到了从前那个宠渥恩隆的皇后娘娘了。

“所以,安夫人已经死了?”我花了足足一个时辰才与重光说清楚来龙去脉,他沉默之后第一个问的竟然是安夫人。

我苦笑片刻,将成太医叫进来:“你自己和皇上说说吧。”

成太医跪在身下,将五石散的功用娓娓道来,直说的重光脸色泛白。我又将刘侍卫发现安夫人与外人勾结下药等证据一一呈上,证据确凿之下,重光这才下令革去安夫人的封号,将所有与安夫人籍上相关联的人一律除名。

重光握住我冰凉的手:“蔷儿,我不是不信你,只是没下过她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日后我定不亏待你。”

我乖觉的依偎进他怀中:“皇上,那明日我就陪您去上朝吧,大臣们等皇上等的很辛苦呢。”

时隔这么久,重新推开朝堂的大门,金色的阳光透过高高的窗楞铺天盖地地罩着整个金銮殿。我站在高台上,对着殿下高呼皇后娘娘万福金安的朝臣,高高的举起手中的玉玺用尽所有的力气喊

“天佑大唐!陛下无碍。”

我的声音被排山倒海一般的山呼万岁的呼声淹没,重光在众人瞩目之下重新坐上了鸾座,精神还算不错,只是眉目中还有掩饰不住的疲惫。

我握住他的手,朗声道:“安夫人已经伏法。陛下已经下旨惩戒。眼下陛下大病初愈,奏折堆积。特任命司徒宗为宰相,帮助处理政务,解决眼下的燃眉之急。”

司徒宗上前一步跪下,高声道:“臣领旨,臣必当竭尽全力。”

第四十三章 清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