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以色侍人

  第二十九章以色侍人

似乎是见到皇上没有再看我们的意思,妙玉夫人轻轻地“哼”了一声,一挥水袖就抬腿走了出去。其他的妃子也陆陆续续请安走出流溢宫。我走在最后,刚跨下台阶,脚边一滑,顿时身体便如折翼的蝴蝶一般默然跌落。钻心的疼痛腐蚀着脚骨,泪眼朦胧中看见那抹明黄急急的向我奔来。

“皇后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我忍住在眼眶里打着旋儿的泪水,抬头道:“臣妾没事,皇上不用担心。”我试着站起来,刺骨的疼痛让我摇摇晃晃,最终还是住不住脚,跌落在那温暖的怀抱中。

“快宣太医!”他吼道,急急的将我抱起,往椒房宫走去。

我坐在床上,脚上传来火辣辣的灼热,刚刚还白皙如凝脂的皮肤现在已经肿的和鸽子蛋一般大。太医来看了,只说是扭到了脚,嘱咐我这几天不可乱动,开了药便退下了。

重光陪着我坐下,我似乎是在对他说,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道:“我家以前有位老人儿说,丈夫丈夫,一丈之内才是夫。重光,隔了几日不见,我有些挂念你。”

他脸上立刻露出柔情来:“蔷儿,我这几天只顾着魏美人的事儿了,毕竟是我第一个孩子,到底上心了些。难免忽略了你,是我不好。”

我摇摇头:“臣妾知道的,臣妾没有怪陛下。”

我偏过脸去问他:“你还记得我之前送你的那个荷包吗?”

他献宝似地从怀中取出已经不见味儿的荷包:“蔷儿头一次送我的东西,我当然会好好收着。”

我竟然一直都戴在身边,我有些感动,难得他还留着。我朝他神秘地笑了一下,拆开表面深蓝色的线,在他惊奇的目光中抽出一张已经泛黄的纸来。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死契阔,与子成说。

“你什么时候在里面搁了这张纸条的?”他半是欣喜半是疑惑。

“一直都在里面的,若是重光能细心一点的话,便能看见了。”我笑的甜甜的。

他拍拍脑门:“蔷儿你看,这么久了我都没有发现呢,真是辜负了你的苦心啊。”

我轻轻地吻上他的唇,呢喃出声:“是啊,那时我便喜欢你了。”

他一手搂住我,一手放下了高高的帐幔,任凭春色荡漾开去。

我看着他侧身睡在我身边,俊美的面庞上带着满足,嘴微微翘起,呼吸均匀。发间的汗水早已从**到透干,但我依旧没有睡着。耳边响起前几天书墨和我说的话。

“书墨,眼下我该如何是好?如何才能让皇上来我这呢?”

她说

以色侍人

以色侍人,能得几时好?我自认不是德才兼备的女子,耍心机玩阴谋也不敢真的伤害到别人,就只能选择下策来挽回他漂浮不定的心。书墨说皇上心肠软,我便将自己的腿摔伤,果然他心疼了。若是他可以早点发现荷包里的纸条,那我在那时嫁给他自然是欣喜的,只是现在却成了我用来争宠的工具。爱情,曾经那样珍惜的东西,如今却被我弃如鄙履。

“皇上一连多日来留宿于椒房宫中,如今看来娘娘还真是得宠的很哪。”妙玉夫人说是来请安,口气却是不善。

我也不理她,邀了魏美人与我同坐。她的肚子似乎已经有些微微隆起,被湖蓝色的衣裙挡住了部分,所以看起来并不明显。

我扫了一眼座下,看来今天还是到的挺整齐的嘛。重光接连几日都留在椒房宫中,她们到底是忍不住了吧?这样约好了一同前来,是要给我警告吗?

我挥手让书墨上茶,闲闲道:“今儿妹妹怎么想着来我这里?只是姐姐的腿脚不方便也不便起身相迎了。”

“娘娘这是说的哪里话,妙玉姐姐说皇后娘娘的脚不知道好了没有,这不就叫上大家来瞧瞧。”说话的是陈嫔,这人总是充当和事老的角色,说话也是圆滑的很,滴水不漏。

我略微一笑:“妹妹们有心了,我已经好多了。”

许是看不惯我们之间太极式的谈话法,妙玉夫人一脸的不耐烦,沉默了片刻又话中带刺道:“娘娘的伤既然大好了,也应该及时让皇上知道,未免皇上放心不下,都不敢离了这椒房宫。”

“妙玉姐姐这话就说的不是了。我们做臣妾的,皇上要来哪个宫里,岂是我们可以做的了主的?”说这话的是安美人,我望了她一眼,听书墨说她似乎是个小官吏的女儿,一直都不是很得宠。

“安妹妹这话在理。”我接过她的话头,“若是皇上要去妙玉妹妹那里,姐姐也定然不会阻拦的。”

我见她还要开口,便有些头疼:“本宫今日不是很舒服,讲了这会子话也有些乏了,你们跪安吧。”

妙玉夫人这才悻悻住了口,行了礼转身便走。安美人抬头望了我一眼道:“娘娘不舒服地话妹妹就先告退了,以后还要多多的来叨扰娘娘呢。”她话中有话,我也没说什么,挥手送客。

第二十九章 以色侍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