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交易

  第二十二章交易

下了轿,我郑重地向佑承道了谢,他便回无锡复命去了。我抬头看了一眼司徒府高高的描金门楣,高的让人喘不过起来。我深地吸了口气,上前敲门。

敲了几声,门吱呀打开了,管家探出头来,看到是我,似乎是有点不相信,揉揉了眼睛才轻轻地问:“三小姐?”

我点点头:“是我,王管家,父亲在家吗?我回来了。”

王管家摇摇头说:“今儿早上就和夫人接了旨进宫去了,眼下只有大小姐在。”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我整整衣服说:“那麻烦王管家了,就替我通报一声吧,我要见大小姐。”

司徒菁今天穿了一件水红缎面兔毛滚边的长袄,金钗银簪,整个人活色生香了许多。大婚在即,虽然她眼中有掩饰不住的疲惫,但我相信依然是幸福的成分多一点。

我强迫自己不去想那档子事儿,只向她请了安。

司徒菁用茶盖儿撇了撇沫子,喝了一口,漫不经心地说:“妹妹出府数日不见踪迹,父亲派人去寻也遍寻不着,今日妹妹怎么又想着回来了?”

“听闻姐姐即将成为一国的皇后,这么大的事儿,妹妹岂有不回来庆贺的道理。”我乖巧的立在一旁,轻声细语。

她目光锐利地扫过我:“你是为了这件事回来的?难道你还是放不下重光么?”

我不可置否:“怎么,你在担心什么?怕我抢走他吗?”

“他…再过几日就是你姐夫了,你定要和我争他?”司徒菁皱眉,话中似乎有深深地顾虑。

我捂住嘴笑了:“姐夫又如何?只要姐姐原意分享,妹妹自会乐意的。”

司徒菁一把将杯子拂下地,厉声道:“你知我是不愿的,那你为什么要回来?你可知重光…”她刷的住了嘴,再不开口,只狠狠盯着我。

这就沉不住气了?我也不避开她的目光:“姐姐不愿,我一定不会争夺,你只消告诉我,杏儿在哪里?”

她忽然就笑开了,满面嫣红,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你竟然为了一个丫头,不惜以牺牲自由作为筹码?”

我摇摇头说:“她不是普通的丫头,只要你答应让我见到她饶了她,我愿意答应你任何事。”

“包括嫁给王公子吗?”她眼中闪过玩味,亦带着厌恶和愤恨。

我闭上眼睛:“你答应了我,我自然会嫁给王公子的。”

“好,一言为定。”司徒菁拍拍手,“爽快,我这就带你去见她。”

我一直不知道司徒府中还有这样的地方,空无一人的庭院和堆满枯叶的长长的走道烘托出阴冷恐怖的气氛来,司徒菁伸手推开内屋的门,一阵尘土呛人的味道铺面而来,只有一扇小小的窗子,虽然开着门,里面却暗的很,厚厚的灰尘和房檐四角的蜘蛛网更显得惨惨淡淡。

“人呢?”我不禁动怒,“这个屋子根本就是空的。”

“我怎么会骗你的,你瞧,那不是杏儿吗?”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块布满了灰尘的木牌子,被随手扔在了桌子的一边。我顾不得脏,用袖子抹了抹,就看见上面赫然写着“杏儿之灵位”。

“不可能,不可能。”我咬着嘴唇,控制住自己的泣声,“我不相信你。”

“怎么不信?”她说的轻描淡写,“那丫头冒充司徒三小姐,而真正的你却下落不明,怎能让我们不怀疑她的动机?”

“就算如此,你会这么好心替她立牌子吗?”

她掩唇笑道:“不错,牌子确实是做给你看的,一个丫头怎配有牌坊?我确实诓你,让你来这里,但杏儿,也确确实实死了。”

她说的开心,我痛哭出声:“你们怎能如此草菅人命?杏儿才十六岁啊。”她如花般的年纪,本该好好享受人生带给她的层层快乐,现在却死在这阴冷的深宅大院中。

“这也是你害的。”司徒菁用手指着我,“你知道吗?她一口咬定不知你去向,老爷怒火中天,便行了家法,谁知那丫头打着打着就断气了。”

她从头到脚地打量我:“那丫头到死也不松口,你说你到底是什么变的。又给多少人喝了迷魂汤,让他们都护着你?”

我惨笑道:“是吗?我倒是宁愿从没逃出去过。”

“其实你根本不用自责啊,杏儿又不是第一个为你死的丫头了。还记得你第一次逃出去被父亲逮了回来,那时候你的贴身丫头不就也被打死了吗?”

我震惊地看着司徒菁,这件事情是在我穿越来之前发生的,我也就没什么映像。只听见她如同说故事一般娓娓道来。

“我以为你会伤心难过,谁知道你只是昏了过去,醒来也不见你伤心流泪,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怎么如今为了杏儿,反倒不顾一切了?”

一阵消声蚀骨的痛意袭来,我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满口如刺的苦涩早将我的嘴狠狠封住。我坐在地上,只听见司徒菁带着快意和得意地声音:“虽然不知道你真的是和杏儿姐妹情深还是只是你自己的托词,这两日你就乖乖待在小屋里吧。等我禀明了父亲,王公子来迎娶时,你就可以风风光光地出嫁了。”

她的声音随着门重重的落锁而渐行渐远,只留我一人捧着杏儿的牌子坐在落满灰尘的地上,小心翼翼地,就如同捧着易碎的珍宝一般。

第二十二章 交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