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谁更适合

  应莱正了神色,看着许念少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对,我是认真的。”

许念少目光如琉璃,璀璨,似敛着全世界的光,“那就好,祝你成功。”

应莱这才笑了,轻捶了一下他的肩膀,“谢了。”

许念少勾了勾唇,眼睑半垂,眼睫毛微微地抖着抖着,有那么几分脆弱的味道,但那张精致无暇的脸,却是平平静静的,“咱们是兄弟么!”

应莱忽然不知道如何回答,纵是再粗心大意,他也发现了许念少自他回来后,许念少的不对劲。

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同时喜欢上一个女人,要不就两个都放弃,要不就是反目成仇争夺,再不就是……有人退让。

“这六年,谢谢你!”应莱真心实意地道谢,对不起的话没有说,大家心里都有数。

许念少抬眼看他,“呵,不必谢。”像是坦然放开了的模样。

应莱放心地嘱咐他好好休息,这才离开了。

病房里重归平静,许念少倚着靠枕,伸出空着的手捂住眼,喉结滚动了一下,忧伤从指间泄出,他低低地嘶吼了一声,像困兽。

后来养病的几天身边女人来来去去,多是那个盛小悠,还有在工作中认识的一些女人。

其他人都忙,有空的时候会过来看他,陆菲然也来,只是不再那么频繁,她听了他的劝告,不再那么频繁地来找他。

他亲手将她推了出去,推给了别的男人,他有时候想想都觉得真特么伟大。原来是想想着法子把她拐到自己身边,到底不忍心她难过她受委曲。

后来得了医生允许,他出院了,从和应莱一起住的地方搬了出去,搬到了靠自己挣钱买的房子里。

虽然这些钱是在自家公司名头下挣的,但有他自己的努力。

房子的所有都是他同一位名家设计师沟通的,他和陆菲在一起的时候常常会讨论,他将她的描绘细细地画在脑子里,同设计师说。

出来的效果非常不错,只是女主人还不知在何方。

大约不会再是她,也许也不一定。

晚上他和应云出去吃饭,他笑问,“应莱准备的怎么样了?”

应云知道他说的是哪件事,温雅应道,“正在筹备中,他拉了他一帮好兄弟帮忙。”

许念少笑了笑,慢慢地喝着果汁。他的胃并不好,现在不能喝酒不能吃刺激的东西也不能吃冰的。

见他不说话,应云还是开口问了,“你打算就这样?”

许念少手顿了顿,挑了挑眉,笑的风清云淡,目光纯然,“你发现了?”

应云没有回答。

许念少轻轻扣着玻璃杯,“就这样吧。”

应云觉得他一点也看不透这个男人,就如他真正的身份,被隐藏的那样好。

“你和严如静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拖了这么久还没有消息。”许念少问。

应云想了想,“还不知道,但是快了。”

许念少点点头,“她倒还算是理智。”

应云不知该如何回答,便沉默。但看着眼前这个淡淡如烟的男人,他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可惜,曾经很喜欢过陆菲然,理智地来说,许念少更适合陆菲然。

但从家世背景来说,应莱更适合陆菲然。

但适合不适合,不是旁人说了算,这些事情,他没办法掺和。

谁更适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