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失常的许念少

  盛小悠几乎表达了两个小时的对许念少的喜欢才心满意足地离去,严如静心理压抑的很,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怎么缓和不了心里的狂躁。

不,还有许念少,她不信一个男人会无怨无悔地对一个女人好,许念少一定对陆菲然有意思。她的眼前亮了一亮,险些就忘了自己还有个未婚夫。

她被自己疯狂的念头吓了一跳,严如静,你这是在做什么?你这样究竟是在做什么?

她立即给应云打了电话,因为严如静说有事不能去约会,应云也乐地留在公司里工作,接到严如静的电话很是意外。

“怎么了?”应云关切地问。

“云,我想见你,你过来好不好?”

应云听出她的情绪不稳,问也不问便说了声好,放下了手头的工作赶了过去。

刚一敲门门便开了,严如静扑过来,踮起脚尖便吻住他。

应云愣了一下,伸手圈住她的腰回应她。

她在不安,为什么?

应云很疑惑,边吻着她边把她推入了屋内关了门,拒绝了路过的一切人好奇的目光。

严如静伸手钻进他的衣服里,抚摸着他腹上的六块腹肌,应云猛一颤,声音沙哑,“如静?”

严如静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踮了脚继续吻他,手下还不停地诱惑着他。

她是他的未婚妻,他和她以前就发生过关系,现在更是水到渠成,他没有拒绝,把她压在墙边回应她……

第二天一大早,陆菲然起床,眼底下有青影,看起来精神很不好,她无精打采地看着镜子里精神不济的自己,明明应该开心的,怎么昨天怎么也睡不着呢?

因为要赶着上班,她来不及做早餐,便就这么下了楼,下了楼才发现应莱就在等着,她愣了一下。

“起来了?”应莱这一次回来没有找工作,陆菲然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做什么的现在,她没有问,想着合适的时机再问。

“是不是开心地睡不着,精神这么不好?”应莱笑,隐有得意。

陆菲然笑笑,“是呀,开心地睡不着。”

“上车吧。”应莱打开车门迎她上车,陆菲然坐进去,他上了车,递过来一个餐盒,“你喜欢吃的粉,没有吃早餐吧。”

陆菲然接过,很开心,“你怎么知道我没吃早餐。”

应莱乐,“我昨天兴奋了一个晚上也睡不着,想想你应该也是,晚睡的后果你呢,肯定是晚起,来不及吃早餐的。”

陆菲然心里一暖,却是笑,“真自恋。”

应莱嘿嘿笑,“快吃吧。”

他将车开的很稳,陆菲然慢慢地吃着,到达公司的时候刚好吃完。

应莱跟着下了车,拉住正欲往公司走的她,“菲然。”

“怎么了?”阱菲看着他,笑道,“该不会就舍不得我了吧?”

应莱脸微红,“是。”却也理直气壮。

他俯过身去亲了她的唇一下,“道别吻,你忘了。”

陆菲然耳朵一红,拍了他一下,“大庭广众的,找打呢你。”

应莱笑,“去上班吧,下班过来接你。”

陆菲然点点头。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应莱心满意足,转身上车时,目光往一个方向溜了一眼,嘴角勾起淡淡的笑,这下信了吧。

昨夜,同样失眠的还有另外一个人:许念少。

应莱昨天一回来就兴奋地嚷嚷,“菲然答应和我在一起了!”

那一瞬间,他是什么感觉呢?

许念少靠在车子里,手指间夹着根烟。

因为她不喜欢烟,因此他一直都是不抽的,今天,却很想抽,但这些白色的烟雾钻了心肺,却怎么也压不下去心里的抑郁。

他看见应莱吻了她,吻在了她的唇上。

那是他都不曾有过的,他一直以为她会是他的。

他甚至有种冲动,想去向她告白,想告诉她,他也爱着他,爱了很多年,而且不比应莱少。

可是他的爱和守候,终究是抵不过她和应莱的过去,抵不过她对中对应莱的喜欢。

他就说,以前瞧着她看着应云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想在透过应云看着谁,原是应莱。

她是那么执着的人,终究还是接受了应莱。

他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心里空落落的,偶尔的时候,便会钻心一般地疼,很绝望……

菲然……

他失神地看着她公司的门口,久久地望着……

他翘了班,坐在车里,在她公司的楼下守了一个上午。

中午,如同往常一般,约她出来吃饭。

他把车停好,走过去,在往常的地方等她。

陆菲然往日里眼底隐藏的忧伤终于散去了,眼角眉梢皆是明媚。

他的心猛地一紧,窒息一般地疼。

“念少,你怎么了,精神不太好的样子?”她收了笑,担心地看着他,伸手去探他的额头,正常的温度。

许念少怔愣地看着她。

“念少,你别吓我,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她有些慌乱了。

不能……急,不能……让她困扰。

以她的性子,若是他现在向她表白,后果一定是不堪设想,她一定会为了应莱远离他。

他露出往常一般的笑,“没什么,只是在想,菲然好像变漂亮了。”

陆菲然愣了一下,哈哈大笑,“听你这么说我真高兴,走吧,吃饭去。”

许念少笑,走在她的身边。

双手插在口袋里,压着想要伸去握她手的手,“昨天应莱那小子跑回来,疯了一整夜,说你答应和他在一起了?”

他的声音听起来这么平常,如同往日关心她的时候的语气,她完全没听出来什么异样。

“嗯。”陆菲然嘴角勾起一抹笑,恬静而温柔。

许念少心里一窒,心像被撕裂一般,纵使表面装的再平常,也难压下去他苍白的唇色。

陆菲然并不想在许念少面前多说应莱的事情,见他没说话,便扭头问,“是不是不应该?都六年了……”却见许念少白皙的脸上,那平时润红的唇没有一丝唇色,吓的她忙拦住想继续往前走的他。

他走神了,但陆菲然并没有看出来。

许念少险些撞上她,“念少,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病了?”她慌乱担忧地看着他。

许念少回神,勾勾嘴角,“昨天被应莱折腾了一夜没睡好,这些天工作又一直忙没睡好,积压在一块了,没事。”

陆菲然责怪地看着他,“身体可比工作重要,别为了工作把身体折腾坏了。”

果然,还是站在好朋友的位置是最好的,她会这样平常地对待他,而不是疏远他。

应莱对她和他走的近本就有意见,若是他表现的太过亲近了,不说应莱那边,陆菲然一定会和他保持距离的。

他不希望那样,至少还做她的死党,虽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太亲近,好歹能正大光明地在她身边关心她。

走着走着,他忽然停了,陆菲然转过身去,“念少,你今天太不对劲了。”

许念少又回神,愣了一下,尴尬地笑,“我差点睡着了。”

看他精神萎靡的样子,陆菲然信了,“快去吃饭,吃完饭你快点去休息吧。”

到了店里,点了一桌她爱吃的菜,她一边吃着,一边说着在工作在生活中发生的趣事,许念少安静地看着她,半点喜爱的情绪也不敢露,就这么看着表情鲜明的她。

没有胃口……

他扒了两口饭,应和着她的话。

“念少,怎么吃的这么少?”往常他都吃的很多的,陆菲然拧眉。

见她眼里渐渐地腾起狐疑,许念少忙强行地吃下去两碗,转移了她的话。

送她去公司,见她进去了,许念少才一脸惨白地冲到附近的一家KFC的厕所里,对着马桶大吐特吐。

吐完了,他走出去漱口,又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脸色惨白的自己,不由苦笑。

陆菲然下班,应莱果真来接她了,手里还拿着一束玫瑰。

陆菲然接了他的花,撇撇嘴,“真俗。”

应莱不服,“哪里俗了。”

陆菲然撇他一眼,“你以前追女孩都买的玫瑰。”

应莱囧了,“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他真怕她提这种事情,握住她的手,捂在自己胸口,“这里现在全是你。”

他是认真的。

陆菲然失笑,“行了,逗你玩的,这么紧张干嘛?”

人是要向前看的,过去发生的不会再重新来过,虽然深深地刻在心里,但她还是愿意展望未来。

立足现在,展望未来。

就算和他没有未来,至少往后想起来,不会后悔。

可是,真的不会后悔么?很多年后,当某个人提起往事的时候,某人总羞愧地把自己献上去,才缓了那人的伤心和不平。

第六十六章 失常的许念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