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失落的意中人

  一个宁静甜美的夜晚正在随着时间而慢慢走向黎明。不一会儿,晨曦微露,鸟声啁啾。院内已经有些勤劳的中老年人背了剑,带了球和球拍去公园做晨练。

徐可欣仍蜷缩在被窝里,正沉浸在甜蜜的梦中。她的秀美的长发散乱着,温柔恬静的脸上挂着微笑。她懒洋洋地翻了个身,仍沉浸在温柔乡里。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在这时响了起来。徐可欣又翻了一个身。沉重地抬了一下眼皮,然后没有任何反应闭上眼睛接着睡觉。手机铃声似乎很执着,响了一遍后,然后又响起了第二遍。

徐可欣睁开眼,迷迷糊糊地朝床头的桌子上摸去。拿到手机后,她将手机凑到眼前一看,来电显示上是个很陌生的号码,“这是谁呀?”她一边想着,一边按了接听键。

“早上好,可欣!”对方先是一声很愉快的打招呼。

“你是谁?”徐可欣仍没有听出对方的声音。

“陈浩天呀。不会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吧?”陈浩天心里隐隐作痛。他以为徐可欣会一下子就听出他的声音,以为她会和他一样还记着他。

徐可欣明白过来,心底掠过一丝甜蜜,声音也不由自主变得轻柔。“你现在在英国吧?一切都还好吧?”

“嗯,”陈浩天说,“我这边刚到深夜,而你那边天已经亮了。你不知道,我一个小时前就躺下睡觉了,可是我没睡着。”

“哦,是不是太劳累了?你一个人在外边要注意身体呀。”徐可欣说完,慢慢地边接电话边起床,起来后,她走到了梳妆台前拿起一把梳子,用一只手开始慢慢整理头发。

“我知道。我的身体没有问题。只是这次到英国很心烦……我想回国。”陈浩天的话象个孩子一样,让徐可欣觉得他有点意气用事。她停止梳头,象个家长似的说:“那么远的路程,那么多的学业,你可不能半途而废呀。你要是想家,你就多出去走走,不就是一年的时间吗?很快就会回来的。”

“唉,”电话那头的陈浩天如少年老成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我听你的——不过,你能用你的手机给我发一张你的照片吗?”

“照片?”徐可欣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想问一下陈浩天要她的照片干什么。这时,陆佳惠从自己的房间里跑到她的旁边,徐可欣的电话把她的美梦打断了。她的心里气呼呼地,用一双不解的眼神望着徐可欣。

徐可欣一看这架势,也无心和陈浩天再聊下去。她告诉陈浩天以后她再打过去,就把手机挂了。

陆佳惠看到徐可欣满面通红的样子,不禁心怀嫉妒说:“可欣,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徐可欣脸上闪过一丝慌张,但瞬间又镇定了,说:‘那有呀,前天我在路上遇到的。就只有一面之缘。“

陆佳惠说:“就是说吗,我说没见你谈男朋友吗!长的帅吗?约出来瞧瞧。”

“行了,你省省心吧。人家现在在外国读书呢。怎么约呢?”

“呵呵,正因为他在外国才约他呢,这样才能试出他对你是不是一见钟情。”

“好了。我佩服你了。有本事你去约吧。我是没这本事。”徐可欣无趣地说。

“好呀。正求之不得呢。我倒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帅哥能让我们的大美女见了一面就脸红呢。”陆佳惠说完,一把抢过徐可欣手中的手机,在上面开始翻她刚才接的电话。

徐可欣没有阻挡住,说白了,她没有意料到陆佳惠会过来抢她的手机。

说实在的,比徐可欣小两岁的陆佳惠在一家外企任职。她也来自农村,但在城市里入流很快。她比较前卫,崇拜时尚,喜欢刺激,最爱冒险。不过,她由于爱卖弄自己的美丽,曾经招引了好多男孩子追,但是她都不喜欢。她想再玩几年,用她的话说怎么也得找一个钻石王老五再结束单身呀。她和徐可欣是一年前租房的时候认识的。为了节约点开支,就和她合租了一个两室一厅。

她是个说到做到的女孩,得到陈浩天的电话时,她就回到房间和陈浩天用手机聊天。但是她没有告诉陈浩天她是徐可欣的朋友。只是说她的手机号和自己一个在英国的朋友就差一个数字。陈浩天不知是真是假,就不明就里地问,你的那个朋友在哪里,等等。对于他来说,在异国他乡,能遇到自己的同胞,该多好呀。所以他就一个劲地问,而佳陆惠却卖着关子变着花样和他聊天。

而在另一个房间的徐可欣听着陆佳惠的手机短信铃声每响以下,她的心就沉一下。她和陈浩天就一面之缘,她为什么要这么在乎他?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也许正是人们常说的一见钟情吧。

但是他们毕竟只有一面之缘,彼此间不是很了解。他刚才还在跟自己聊天,还想让她给他发照片,现在却又跟一个没见过面的人聊的火热。他会是一个可靠的人吗?徐可欣边想,边去洗脸、梳头。做完这一切,她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针正指向7点。她收拾一下就下楼买早餐了。

早晨的市场上,已经来了很多小贩。有卖油条的、卖煎饼的,卖馄饨的,真是应有尽有。徐可欣沿着市场向里走着。前方有好大一大群人,好象围在一起看什么热闹。她向来不喜欢凑热闹,于是想绕过人群,到前面的油条摊上买油条。

“好可怜的孩子,不知道是谁造的孽呀。”徐可欣身边的一个老太太边看边摇着头叹息。

“现代的年轻人太不负责任了,这不是拿生命开玩笑吗?”一个老汉看不下去了,使劲地嚷道。

徐可欣觉得有些奇怪,突然间也想看个究竟。她拨开人群,向里面挤去。挤进一看,原来地上躺着一个婴儿。它正赤条条地躺在地上,眼睛紧闭,没有一点动静。“怎么没有人把它抱起来?”她很心疼地问身边的那个大妈。

大妈用眼斜了她一眼:“已经死了好长时间了。不知道是谁造的孽。”

“死了?!太可惜了,这么漂亮的男婴。”徐可欣听了心里无比作痛。

一辆警车呼啸着向这边开来。从车上走出两名警察。人们自动闪出一条小道。警察走到婴儿旁边,拿着一张坐垫一样的东西将婴儿包裹在里面。

他们把婴儿放到警车上后,扭过头向那些围观的人说:“你们中间如果有谁看到遗弃这个孩子的人,就跟我到警察局讲述情况。”

这时,有一个老汉挤到警车前,喊道:“这事都怨我呀。都怨我!”

一个警察说:“你不要激动,慢慢讲。”

“我是个捡垃圾的。昨夜12点,我来到市场上捡东西。看到有一个女孩挺着个大肚子蜷缩在卖菜摊搭建的石板下,把我吓了一跳。那个女孩躲在那里哭得伤心欲绝。我问她怎么回事。她抽噎着给我说,她和丈夫吵架了。说下午有个女人来到她的家中,自称是她丈夫的情人,也怀了孩子,来到这里是想讨个说法的。她当时要死的心都有了。压着怒火,她一直等到她丈夫下班回家。两个女人都上前不依不饶地找她的丈夫算帐。最后她丈夫说他早就不爱她了。只是因为她怀孕在身,才一直没有把这件事给她坦白。还说,现在既然真相大白,两个人都有孕在身,那他还是选择他爱的那个女人。她听了,一下子懵了。她跟他们说她要回娘家,于是自己打的回娘家。结果还没到娘家,她就下了车,她觉得她不该去找母亲,让体弱多病的母亲担心,所以她想在这里呆会再回家。群殴打算给她叫一辆出租车,她却不肯。说她一会自己会叫车的。我也没有多想,更不知道她昨夜临产,于是我就回去了。谁料想,今天早晨我来到这里,就看到了这一幕。”老汉向大家讲了他昨夜所见的一幕。

“好吧。那你留下个地址,我们需要了解情况时再去找你。”警察说道。

老汉把自己的住址告诉了警察。此时人群开始散开。徐可欣也叹息着离开了现场。她觉得男人的心都太狠了。竟然抛弃大腹便便的妻子。她又想起来母亲的一生,那个狠心的男人让母亲一辈子孤苦无依。小时侯她听到同龄的小伙伴说考试不及格被父亲打了屁股,她的心中充满的都是向往之情。可是日子过得再艰辛,那个能给自己撑起一片天空的父亲仍旧没有出现。于是,她的心对父亲的期待慢慢转化成恨。她想,如果现在见到父亲,她还再认他吗?他没有履行过丈夫的责任,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义务,还认他做什么呢?

有一句话说,男人就像洋葱,想要看到他的心就必须一片一片的剥开来,在剥的过程中你可能会不断流泪,到最后你才发现,原来,洋葱是没有心的。这句话虽然有些片面,但是徐可欣听着却十分受用。自己的父亲有心吗?陈浩天有心吗?她的心中突然涌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到底有哪个男人能给自己的一个承诺,一个完整的人生呢?

徐可欣边想着边买了早餐,又看了一下表已经到了七点,她慌忙向家中赶去。否则上班要迟到了。

第十五章 失落的意中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