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情之纠结,体罚是犯法的

  她毫不客气的射着石子,然后飞快往上游去,可就在脑袋才冒出水面的时候,眼前闪过一道银光,“哗啦”一声,一条锁链稳稳的将她的双手和身子捆在一起从水里拉出来。被力道一拉,就在空中腾空摔在船板之上,满身满脸的水极是狼狈。

凤琉瑄侧头猛吸了几口气才缓和了已经青白的面色,而那正悠然站在船头双手握着铁链的羽溪则是冷冷的笑着,阳关撒在他的身上,犹如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他手指随意的摇了摇手中的铁链,似笑非笑的道,“瑄儿是在玩什么把戏?该不会是想不告而别吧?”

凤琉瑄心里十分郁闷又挫败,但是还是抬起头朝羽溪十分狗腿的笑,“师父,不是天太热了,我下水凉快凉快嘛。”

“嗯?”羽溪那张薄如刀削的红唇依旧是冷笑的弧度,“既然瑄儿喜欢呆在水里,很好,为师定会满足你的愿望。”

凤琉瑄在他阴恻恻的笑容里不由打了个寒颤,使劲眨了眨呀,天真的道,“师父.........想如何?”

“等等你就知道了!”他不再说话,使出掌力加快船只的前进速度。任凭凤琉瑄软磨硬泡的,就是不给她解开锁链。风和雷也从水里爬上来,带着满身的水站在另一边的船板之上。两人满身滴着水的站在一边同情的看着她,这样的感觉更是让她全身泛起一层层的小栗子,羽溪这个善变阴沉的男人,真是越来越恐怖了,失恋的男人真可怕!

凤琉瑄的心里的想法果然是没错的,她十分愤怒的看着水中四肢上的锁链,他奶奶的,羽溪竟然将她锁在海边水里,只露出下巴之上的位置,打打瞌睡都会被水呛到。可是她还是不敢吭声,只有在心里继续腹诽那个黑心肝的男人。师父,什么破师父嘛,呜呜,也不知道羽溪那家伙在发什么疯,真拿她当出气筒了........

“知道错了没有?”羽溪抱着双臂站在岸边,他的面部表情一直都带着寒霜,彰显得他的心情很不好,十分的不好。

““师父,你怎么可以体罚你的徒儿呢?你知道吗?这体罚可是犯法的吗?”凤琉瑄欲哭无泪的扁着嘴,眼里是盈盈的水光。

“哦?我还真没听说过,瑄儿你是在哪里听说的?”羽溪又是一个冷笑,声音带着戏谑。

凤琉瑄翻了翻白眼,在这里杀人放火都是随心所欲的,更别说什么犯法什么的了,真是没有人性的社会!

“继续说啊,你不是很伶牙俐齿,能言善辩吗?还那么会跑,为师冒着被砍头的危险把你从皇宫里带出来,你利用完了你师父就想甩手走人了是不是?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丫头!”羽溪凉飕飕的冷哼着。

凤琉瑄被羽溪一番话说得有些语结,好像他句句在理,她倒真的左右不是人了?最后她酝酿半天,终于扯出谄媚的笑容,“师父........”

情之纠结,体罚是犯法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