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明媚时光里,暖一个孤寂的人7

  因为没亲眼见着江南“眼含热泪极为诚恳,说非你们女儿不娶”的样子,行至小区的路灯下,辛荷拼命摇着江南的胳膊,要求复原一遍现场。

江南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睨了她一眼,不作应答。

辛荷泄了气,只好默默地降低了要求。小声说,“不演就不演……那你有没有很诚恳地……”

“没有。”不待她问完,江南出言,果断地击碎了她的无限遐想。

走了几步,发现辛荷没跟上来。江南侧了个身回头叫她,“辛……”

此时,某人正拿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捡到的小木棍,蹲在路灯下,灯光打在她背上,晕染出一片暖黄。而辛荷,正在用小木棍在地上画圈圈,不时回头与江南对视几眼,嘴里还念念有词,“画个圈圈诅咒你……”

江南,==

……

“唉,唉,唉。”翌日,辛荷一手托腮,一叹三摇头。

伏案的江南抬起头看她,“有事就说。”

“嘿嘿嘿!”辛荷屁颠儿屁颠儿地奔过去,从后面搂住他的脖颈。“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江南应了声嗯。

“唔……我爸昨晚跟我说,等我一结婚,就把公司交给我。”见江南没有任何表态,辛荷走到他面前,“我爸还说了,合同拟好了,律师也找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等我一结婚就让我接手辛氏!”末了辛荷小声地加了一句,“不管是和谁结婚……”

江南这才沉沉地点了两下头,双臂环胸,沉着道,“这就是你爸说的,对我有利的事?”

“……应该是吧。我仔细想了想,结婚以后我和你不可能一人一家公司分开吧?再说了,企业管理方面我是一窍不通的,我爸虽然是说把公司交给我,但他又怎么会不清楚我这个败家子。还不得被我毁了啊……”

江南靠着座椅,微端着下颔看向辛荷。稍稍一眯眼,似有流光自他瞳孔滑过。“你说了这么多,是要告诉我,辛氏,打算扔给我了?”

“呃……”辛荷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刚刚的话,继而气呼呼地说:“不是!诶,江南,什么叫‘扔’给你,感觉好像要你给我辛氏善后似的,我家的公司不知道有多大的发展前景!!哼,资本家。”

“资本家?哼……”江南勾勾嘴角,从抽屉里翻出厚厚一叠文件,边整理边说,“我就是资本家,早晚啃得辛氏连骨头都不剩。”

辛荷皱皱鼻子,“狐狸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7╰)╮

“拿好了。”江南将随意整理过的文件递给辛荷,命令一般的语气:“给你三天的时间,将这些知识消化掉。”

“这么多三天怎么可能……”辛荷刚抬起头抗议,话还没说一半,就被江南的眼神噎了回去。咽了咽唾沫,忙改口道:“那,那我看完了然后呢?”

“江氏会给你提供一个实习岗位,三天后你过去实习。”江南直起身子,在辛荷惊疑的目光中继续道,“实习期间公司不发薪水,不能迟到,不能早退!”

“……”辛荷觉得自己还没开始上班,就已经被某个无良资本家剥削得一干二净了T_T江南这话说得,忒像大地主了!

“不过,有个好处。”江南笑看着她。

辛荷被打击成一堆死灰的心又燃起点点星火,“什么好处?”

江南唇边的笑意饱含算计,“有不懂的,可以到顶层董事长办公室,董事长亲自教授。”

“……那请问董事长,万一我有不懂的问题急需解决,而您老人家正好在开会怎么办?我可不可以问办公室里的其他前辈?”

“不可以。”江南想也没想就否定掉了。

“为什么?!”

江南重新抬起头,目光淡淡。“他们教的能比我好?”

辛荷:……==太表脸了江南。“那我中午总可以和其他人一起吃饭吧?”

“不可以。”

“为什么!?”辛荷怒了,这也不行那也不准!

“你和别的同事去吃饭,怎么,你打算让别人给你掏腰包?”

“我自己有钱!”辛荷理直气壮。

“别忘了,”江南云淡风轻地提醒,“昨晚是谁和我玩儿扑克输了五十万。”

辛荷,“……”肿么办,那个人,好像就是她TAT

“记不起来了?”江南边说边低头去翻抽屉,“昨晚有个人输不起,所以跟我打了欠条,啊,还有卖身契,你要不要看一下?”

“……不用了。”辛荷回答得有气无力,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赌过这么大的啊!万一被老妈知道自己差点儿将嫁妆都赔进去,不卖了她才怪!

“所以——”江南将两张白纸叠好放进抽屉,还在辛荷眼皮底下锁上了那格抽屉。“勉为其难允许你和董事长共同进餐。”

辛荷一跺脚,“你、你出千!”

江南淡淡地睨她一眼,“对于你,我还不必出千。”

“……江南。”

“嗯?”

“你不算计我会死啊。”

“……”

紧接着,辛荷进入了遥遥无期泪眼朦胧没有人性草菅人命的专业知识学习。

角色分配如下,老湿:江南

学生:辛荷

辛荷这枚苦逼学生遇上江南这坨脾气不好的老湿后,身上就没有一块儿好地儿,而且还遭受语言暴力T_T真是三生不幸。

比如现在,辛荷指着资料上的融资二字,问江南,“这个给我解释下。”

一般这个时候,江老湿都不会立刻作答,而是曲起手指,在辛荷头上敲一下。

看吧,身上没有一块儿好地儿。辛荷有时候摸摸自己的头,都觉得头围大了一号T_T

然后江老湿还会很鄙视地说,“这个都不懂,你的脑子什么材质的。”

看吧,语言暴力。

前面两个环节基本已经成为了江老湿授课的前提必备条件,这时江南才拿起钢笔,在辛荷面前的资料上划上几句话,注上几笔字,力透纸背,字迹铮然有力。江南嗓音低沉地解释,“融资,顾名思义……”

实则,很多看起来无比纠结读起来无比拗口的专业名词,都是江南用最浅显易懂的话语解释给她听的。虽然这位江老湿是变态了点,凶了点,老了点,狠了点T_T

给辛荷解释完一些概念后,江南倚在桌边,低下头看她读资料的样子。他说,“辛荷,算上你欠我的五十万,加上补课费,你自己算算欠了我多少。”

辛荷轻嗤一声:还是等俺把自己给赎回来再说吧……

江董事长说了,看她这么可怜就再加一条福利:专车接送。

不过辛荷是个懂事的乖孩子,怕被公司里的同事看见自己高调非常、牛叉闪闪地从董事长的车里下来,而受到特别待遇,于是辛荷同学要求在距离江氏一百米的时候下车。

因为辛荷连面试都直接跳过了,所以不禁让某位科长感到辛荷的“非同一般”。虽说是实习生,但对于这种“空降”的情况,科长自然不能将她当一般实习生对待。当然啦,这种事不好明说,科长只能采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照顾辛荷。领辛荷到工作岗位的时候,科长的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友好。办公室里的同事个个耳听八方眼观四处,人精儿似的,科长突然来那么一下子,那他们自然不能装不知情。

不明所以的辛荷还以为江氏的工作人员都是这么有爱的,完全可以说明江董事长领导有方。此时辛荷的心情,就像小学作文里写的“一股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连昨晚被迫签下的欠条和卖身契都被抛之脑后了!

一上午的工作还算顺利。中午,辛荷避开同事,如约到顶层吃饭。

辛荷似乎心情不太好,平时牛肉都是‘夹起来放进嘴里嚼’的,现在呢?辛荷是‘叉起来丢进嘴里狂咬的’==足以证明她被惹毛了。

江南看她一副小孩子秉性,好笑地问,“怎么了?”

辛荷啪一声撂下筷子,啪啦说开了。“今天上午办公室里的人都开会去了,就留下我一实习的。完了有一老头儿进来,说要办点儿事儿。那我就泡好了茶招呼他,问他有什么事儿,我可以帮他。结果你猜他说什么?!”

“说什么了?”江南拿纸巾擦了擦嘴。

“他看了我一眼,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辛荷气呼呼地道,“你说这像话吗?!我一女的,嘴上没毛怎么了,我怎么了?!”灌下一口水,又道,“性别歧视,他丫还要找男的他……”

江南,“……”

原本江南还想跟她说——那位老先生的意思是你太年轻了怕你办事不力,并不是要找男的。而且实习生资历不够还不能替客户办事bialabiala……

没想到她的重点根本不在这儿!

江南默默觉得,自己和她的思维根本不在同一个星球。

半晌,辛荷撑着侧脸看他,江南是董事长,很多事基本一句话解决,而且还得看他心情。她呢?初出茅庐的小菜鸟,真心实意想帮别人办事,别人还嫌弃她是个女的╮(╯﹏╰)╭

不禁感叹道,“江南,我觉得我和你的距离好远啊——”

“嗯。”江南点了点头,“确实挺远的。”都远到外太空去了==

*******************************************************

作者有话说:因为2014年4月开展的扫黄打非行动,本人对此劣作中一开始的男女主角关系进行了更改(原来的设定是男主角是女主角的养父,因为此次行动,本人特把女主角对男主角的称呼由“养父”改为纯洁无比的“先生”),因劣作一直无责编,本人无法对VIP章节进行修改,实属无奈。因时间紧迫,即便是能够修改的章节中也难免有漏网之鱼,若此文内容给各位读者造成困扰,本人在此向您道歉!

祝一切安好。

明媚时光里,暖一个孤寂的人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