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好吗?

  C市的茶楼生意火爆。

在所有人还没喝完下午茶之前,‘多人路遇神似褚沐綦男子’的消息已经被炒得似火如荼。毕竟所有看了那则新闻的人,都知道六年前,褚沐綦乘坐的那班机因油封橡皮圈的疏漏导致飞机凌空爆炸,乘客无一生还……至今,他的墓依旧静默在依山傍水的仙庄内……

死了六年的人,无论他生前如何如何地不可一世,都不存在“复活”这样虚玄的说法。

傍晚,若星抱着笔记本坐在客厅等褚沐綦和女儿,在网上看到这样一条热点新闻,笑得要飙泪。下面附带的几张图估计是路人匆忙用手机摄下来的,像素不高,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颀长伟岸的身影,根本看不清面目。最经典的是帖子下的几条网友神回复——

网友“起床靠毅力”:我次奥!真的好像!!真心和褚沐綦一个样啊!

网友“荷塘叶下好清凉”:就素就素!简直就素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太好看了有木有!

网络神马的真的是毫无逻辑可言。若星笑得血槽都空了,终于发现有一只真相了——T_T

网友“白雪公主卖了肾赎身”:尼玛哪里像了!?哪里像褚沐綦了?!尼美你看得清么骚年们?!

末了后面又追加了一条评论——

白雪公主卖了肾赎身:……对了,褚沐綦是谁?

若星……不想多说了……

于是,卖肾公主的评论后下方出现了N多吐槽回复,于是,一场由神似引起的网络热议贴成了一方口水大战之良地。

笔记本用久了发热,若星看帖看久了便觉索然无味,索性关了笔记本,出了主屋。

落霞颇有种铺天盖地,倾泻而下之势。

他们还没有回来……

主屋的座机响起,若星小跑着折回屋里接听。“喂?”

听着她稍见往日活力的声音,褚沐綦淡淡地勾着唇。“阿若,收拾收拾,我十分钟后回来接你。”

“出去吃饭?……唔……我还是不去了,好长时间没吃连婶做的饭菜了,我才不折腾!”

厨房内,连婶正用小勺撇掉汤锅里的白沫沫,闻言,欣慰一笑。

挂了电话,若星趿拉着拖鞋啪啪跑进厨房,双手放在连婶的肩上。深深地嗅着浓汤的香味儿。“……连婶,你都成营养专家了!而且无师自通!”

“厨房里的事儿还要什么老师!什么营养家啊大厨啊,他们平时不也像咱一样生活!”

“嗯!”若星抿了一口连婶盛在小碟子里的汤汁,大赞好喝。“以前我也试着做过这道汤,味道总是怪怪的,不过时间长了喝惯了,就不觉得怪了……我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些沫沫要撇掉啊!”想想这些年,自己没时间做饭的时候都是怂恿谈母蔬菜面条一锅乱炖,菜只要熟了有味儿就成,几乎每天都是草草地吃三顿,那时候哪有这闲工夫计较这些小窍门。

“伙食不好,念安当然瘦了!怎么做伙食的你……”连婶嗔怪。

若星吐吐舌头。“对了连婶,沐綦念念不回来吃晚饭了,剩下的菜别忙活了,就我们俩简简单单吃过了就行——”若星看了看流理台,鸡鸭鱼肉菜三鲜,丰盛的跟什么似的……“这也太多了吧!四五个人都吃不完呢!”

连婶转头看看,不以为然道,“不多啊!你都快忘了吧,那会儿,还什么都好好的,每次你或者是先生庆生,或者是你在学校拿了什么奖,先生他啊,都是让我这么备菜的……”

若星看着连婶的侧脸,良久,缓缓说:“以后,以后都会好好的。”

若星吃完饭就食困了,下午光顾着抱电脑玩了一下午,眼睛又干又涩。于是拿了睡衣,在自己的浴室里快速地冲了澡。

毕竟冬天脱光光洗白白神马的,真的很需要勇气Orz…

若星穿着厚厚的加棉睡衣从浴室冲出来就直接一个箭步窜进被窝,紧紧地把自己包裹严实,眼皮刚磕上不久,若星又猛地睁开!

不对啊,她怎么睡这儿了?

那该睡哪儿?不是睡自己卧室么?

蠢!孩子都有了还分房睡是想距离产生美咩?也就素说……就素说……

一番激烈的自问自答天人交战后!!若星毅然决然地——!!!掀开了被子!!!(画外音:尼玛的冬天T_T)连忙把光裸的脚丫塞进棉拖里,依依不舍眼含泪花地深深回望了温暖而凌乱的小被窝,顺便扫视了一圈房内——介于未成年与成年之间徘徊不定的尴尬摆设,若星想,难道俺滴卧室,要被孩子她爸改成儿童房了咩?

T_T

被子应是被晒过了刚收回来不久,有一股阳光的味道,若星很小的时候特喜欢这味儿。觉得有点儿像麦子。

被子很温暖,若星迷迷糊糊地进入梦境。

夜深人静,褚沐綦归来,看了眼床上的她蜷缩着睡姿,他心里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他尽量压低声音,不吵醒她的梦。

“老板,您明天来公司是么?”秘书小姐的语气里添了一份清冷。

“嗯。我会早些过去,你把资料准备好。还有,文档直接发我邮箱,现在就发。”

“文档还有地方需要修改,我晚些改完就发。需要我通知开会么?”

褚沐綦揉揉眉心,“你只要告诉他们明天有会就行,我回来的事,先别声张。”

“老板,您放心。您回来的事,公司里只有我、特助还有林南知道。最近股东们蠢蠢欲动,有几次到我这儿闹得厉害,还说不给话语权就高价卖了手里的股。我估计,明天与会人员无法到齐。”秘书细细地分析。

“哼!不来……”褚沐綦不屑地冷哼。“想赚我樊爵的钱的大有人在!那些人不来,我还要他做什么?!”他的声音阴冷,惊醒了睡梦中的若星。

“总之,我明天会早去公司,你亲自着手整理会议资料……嗯……嗯……挂了。”褚沐綦说罢便将手机挪离耳畔,却在此时,手机里透出焦急的一声。

“等等!!”

电话那头连接的是空旷寂寞的无眠夜,秘书小姐穿着浴袍倚在窗边,静默了几秒钟,轻唤,“老板……”

褚沐綦默不作声,一手握着手机,一手习惯性地拿起点烟器。手里的动作顿住,褚沐綦放下银色精致的点烟器,毫不犹疑地扔掉嘴里叼着的香烟。

“老板……这些年、这些年你还好吗?”她能问的,她有资格做的最能走进他的方式,只剩这个问候了吧?

“好。”清清冷冷、简简单单地,一个字从薄唇溢出。

“那就好。晚安。”秘书小姐一颗碎成粉末的心彻底被狂风呼啸着卷走。

你好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