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倦鸟9

  待龙鋆走后,黄煐带了女佣上来给秋心收拾上药,她端坐一旁,“阿鋆让你去河北?住我那儿吧,我会让那边的老妈子好好收拾一番,到了就可以住了。那边有南京过去的厨子,上海厨子你若要,我打电话过去雇两个在那里,吃的事你不用操心。”

     她眼神空洞,悲哀地笑笑,“太太怎的对秋心这样好?”

    “你不一样,你能帮阿鋆。不像那些人,嫁进来吃闲饭,天天背地里咒我,当我死了!?”

    “……帮?……呵……”秋心扯痛了嘴角,稍稍回了神,便下意识地又扯一下。

    她静静看了看她,继而道,“平素喜穿的衣裳带几件,金银细软你看着收拾。——其实阿鋆心里还是有你,不然不会让你到河北去,他知道那边我熟,又有我的房子供你住。你预备怎样去?”

    秋心用力将敷布摁在嘴角,“都好,听太太的。”

    那天她没吃晚饭,晚上渴了喊人倒水却无人应,她只好自己出去找水喝。端着水杯经过李如月房门,听见房内一声闷响,像是什么东西被重重掷在了软垫上,门内传出龙鋆的声音“摔死你!摔死你!”三姨太笑声如银铃。这个大屋里,同一时辰,有人承欢,有人受痛。黄煐伫在走廊尽头,冷冷地动也不动地朝她看过来,外头的月光透进来,正好打在黄煐灰白的脸上,昏暗的走廊,秋心眼里的一切巫魇得那样,寒风同恐惧灌进喉咙口,像油脂封在那儿,叫不出来,压抑至极,只愈发反胃。

   秋心起身去河北的时候,女佣帮提行李箱走在前头。她回头看了看大门里漠然站着的龙鋆,猛然鼻子一酸——他真的死了。

   他死了,她的心便成一幢残破空楼,里头空荡荡的连一副挽联也没有,不过只无关痛痒地矗在那儿。阴晴圆缺,日升月沉,楼下两扇红大门年久失修,漆块剥落。他真的死了。

   秋心生下了儿子,哭哭啼啼跑回南京。她抱着孩子扑通一声跪在龙鋆跟前求他原谅。龙鋆没看她一眼,只问,“是我的?”她挂着两行泪点头,龙鋆不信,当即便要滴血验亲。秋心咬咬牙,说好。

   小业被针刺得嚎啕大哭,两滴殷红的血游散,相溶。他这才正视了秋心一眼——人愈发白瘦了,站在风里衣袂若举,看着也愈低眉顺眼。佣仆见她带了骨肉回来,不待指引便张罗午饭去了。午饭后,秋心从柳妈嘴里得知太太在数月前没了,四姨太还更早些——四姨太说是去照了埃克斯光,知道是恶症,便自我结果了,第二天佣人才发现。

***********************************

倦鸟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