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倦鸟2

  秋心一面伸手去解他衬衣的第一个扣子,解开又扣上,一面道,“当真只留给我一个人?还是你早给她们看过了,她们不要才拿来哄我?知道我好骗!”“不是哄你,我一看那项链,就知道适合你。”他的吻凉如清露,轻轻落在她额头,她在他怀里一昧轻笑。忽而道,“楼下闹得厉害,你不管管?”

   他不过是笑笑,松开秋心便转过身去,秋心顺势从背后抱住他,温香软玉,似有意似无意地蹭蹭,呵气如兰在他耳边轻语你今晚在哪休息?龙鋆似未觉般,拨开她的玉臂,沉声道,“不知道,今晚要出去,不一定回来。你歇好。”

   进来龙府这几年,她的欲望越来越高,他的激情却越磨越平。

   对待不同的女人,他有不同的遣词造句。对待太太黄煐,他会遣出平淡,对待三姨太李如月,他会遣出情欲,对待四姨太赵兰寿,他会遣出柔情,对于她,他会遣出一场幻梦,在她心里像野杜鹃般火红地烧下来,迅速得惊人,可慢慢的,她才知道,此花开而无果。

   可不管如何,对秋心来说,在这个家里最大的慰藉,便是太太有的,她有,太太没有的,她也有。

   连平日替龙鋆开车的王叔都对她格外尊敬些——秋心从楼上下来,正好王叔走进屋里来催,见了秋心,先是微微一鞠躬,满脸堆笑。“先生让快些,华府生日宴要开始了。”

   秋心穿的是淡紫绸齐膝旗袍,上月太太约了裁缝来家里,让她也挑了整匹的新料子做旗袍,选款时龙鋆也在旁边,这件的样式便是他敲下的,今天送来一试,不想却小了,愈发将她的身形勾勒得清晰,尤物撩人。要改也是来不及了,秋心只得在外面罩件竖领斗篷便匆匆出门。坐进车里,她僵硬地笑笑,“这旗袍的叉开得太高了,怪怪的。要不我上去换一件?”“不必了,”他深深地看了眼她的玉腿,“——这样好。”

   不待她迟疑,车子便开动了。

   大约要下雨,车里窒闷得慌,秋心感觉自己像被塞进了龟壳。

   从龟壳里出来,秋心便挽着龙鋆步入灯火辉煌的华府厅堂,旋即便有一俊朗青年自觥筹交错间移身出来,过来同龙鋆寒暄。说话间,音乐忽起,华斯年转向秋心,眼底笑意深深,似躺进了璀璨星河。“不知,华某可否请小姐共舞?”

**************************************************************************************************************************

倦鸟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