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豢养1

  我是一只九尾狐,在九十九重天汀浮岛的一个冰洞里冰封沉睡了五百年,在某一年的秋冬之交时节,我破冰而出,又修炼了五百年才化得人形。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冰封起来,但我知道,我解冻,啊,不是,是我破冰而出的那一天,整个汀浮岛落英缤纷。

随后,苏醒过来的我便出了山洞。我行走在花雨下,陌生地看着这个我待了五百年的地方。有不知名的花瓣落到我雪白的皮毛上,我忽然明白了一种叫“高兴”的情绪,我咧了咧嘴,吐出舌尖去接落下来的花瓣……

“小狐狸。”

身后蓦然传来一个声音,我吓得狐躯三震,利齿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我转过身,抬尽了头,睁大狐狸眼才看清吓我的是什么东西。——是个人,他身形颀长,形貌昳丽,落花悄悄停在他一袭柔凉白袍上,他看了看我,忽然蹲下身来,我本能地后退几步。他看着我蓦地笑了,笑容里尽是温柔的慈悲,他的双目中,似乎有碎金点点躺了进去。

“这几天汀浮岛一直下雨,今天忽然天晴了,原来是你为汀浮岛带来了好运。唔,小狐狸,你以后就叫天晴吧。”他朝我张开手臂,似乎是要抱我,他继而说,“天晴修炼百年不易,以后,我助天晴修炼。对了,我是帝宸,以后,我们结伴同行。”我眨了眨狐狸眼,又眨了眨,末了,一种叫做信任的东西,驱使着我轻巧跳入他的怀抱。

帝宸抱着还是九尾狐原形的我,缓缓立起,朝汀浮岛中仙雾弥漫的一端走去。

自那时候起,我遂与帝宸朝夕相伴,他教我运用法力,教我吸收天地日月之灵气,他会编花环给我戴在头上,他会弹琴,还会吹竹笛。对于笛音,只可惜我不会欣赏,所以次次他吹笛子,我都会窝在他腿上一边去找周公谈天说地,一边流哈喇子。当然,他偶尔也非常讨人嫌,特别是在他趁我睡着,偷偷把我的九条尾巴打个结的时候……

帝宸似乎格外喜欢桃树,我常常屁颠屁颠地跟在他身边,看他细心地呵护汀浮岛上的桃树,一年复一年。桃花不分寒暑地落,永远落不完似的,风稍稍大点儿的时候,整座岛便落花如雨。桃花纷纷固然是美丽的,但对我来说,饶是桃花再如何美丽,也比不得一只桃子来得实在。

于是乎,当我每每跟着帝宸去给桃树浇水的时候,我都会静静地站在一旁,昂起狐狸头,四十五度角仰望桃树,我的一双狐狸眼仔细搜寻树上桃子的踪影,整个画面文艺又伤感。看得久了,脖子酸了,眼睛花了,可悲的是我连一只发育不良的桃子都没有看见!

我眨眨酸涩的眼睛,低下头去。现在,文艺没了,只剩下了伤感。

不过我没有放弃,因而次次跟帝宸出去,我都会留心注意,后来时间久了我便感到好奇,汀浮岛方圆百里,桃树何其多,为什么唯有落花,却没有一棵树能结出好吃的桃子?!我作为一只九尾狐狸,肉吃不上也就算了,居然落魄到连水果也吃不上,吃可忍,孰不可忍!

后来是帝宸告诉我,我才知道,原来这里的桃树要三百三十三年才结一次桃子,当然了,这里的桃子,自然比不得王母蟠桃会上的蟠桃来得珍贵。不过我没吃过蟠桃,更没馋过蟠桃,我只要有汀浮岛的桃子吃就非常乐呵了,嘿嘿。

帝宸说,我这叫知足常乐。

豢养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