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病6

  药吃完了,曼甄烦躁地将药盒扔进垃圾桶,抓起钥匙和钱包出门。外头落日熔金,鸟儿啁啾归巢,如斯一幅夕阳西下图,在他身后渐渐失了色。

听见动静,他转身看着曼甄,一时不动如山,不言不笑。

她微怔,随后先自打破僵局,“慕先生……”

“环境不错,你这房子带小院吧?”几年后的简单问候,他转脸看向他处,留给她一个不完整的英挺的侧脸。

良久,“这几年你去哪儿了?”他略踌躇,又道,“我已经知道了你和引筝之间的事,我和她分手了。”曼甄讶然,“为什么?她那么爱你,何况你们不是稳定下来了吗?”

几年后的开头寒暄,竟是她与他聊别的女人。

“稳定?是啊,多亏你向她提供我的信息——”他唇角微勾,绽开一朵嘲弄的笑。他垂眸看了看她,“天快黑了,不请我进去坐坐?”

曼甄侧身阻拦,她抬头看他,笑道,“就坐坐这么简单?我是说,如果你要留下来住一宿也是可以的,反正你有钱,我今后一年的医药费你付。”

空气几近凝滞,他蹙眉看她,下颔紧绷,双目中的复杂之色皆在最后化为愤怒,“你出卖完我,又来出卖你自己?苏曼甄你就这么缺钱?”说着,他自掏出钱包,将一张卡掼在她身上,报上密码,愤然离去。他似乎一刻也不愿多留,快速倒车时车子压倒了曼甄种下的一丛蔷薇。

曼甄将买药的事忘得一干二净,车子绝尘而去,她回身进屋。锁好门,她就像再也受不住似的,身子靠着门板直直往下坠,往下坠,足不到地似的往下坠,胸口处又开始不争气地痛起来,她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四周寂静,以往的一切似影片般在她脑海里平滑播放。

某年某月某日,曼甄给那个人庆生,烛光下,她端起酒杯,面上赧然。“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某年某月某日,曼甄对那个人说,“我想去环游世界,首先,先把祖国的大好风光赏个遍,然后就是马尔代夫,普罗旺斯,水城威尼斯……我还想去海底探险……可是你那么忙,我一个人去多没意思。”

某年某月某日,曼甄跟那个人开玩笑说,“你的名字和古代一个名人的字一模一样,诶,你会不会和他一样隐居深山,梅妻鹤子啊?”那个人扔下手里的文件,搂过曼甄,半敛着双眸,“梅妻鹤子?我不喜欢以梅为妻,要不,你嫁给我?”

某年某月某日,曼甄又一次拉着那个人去看电影,那是曼甄看了不下五遍的电影《苏州河》,到了某个片段,曼甄扯扯那人的衬衣袖子,哀哀地说,“玩个游戏,我问你几个问题,你一定要撒谎。”

“好。”

心病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