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我:河蚌相争(7)

  墨傲川,墨傲王朝君王,七岁称帝,独霸天下一方。十岁率统军,骁勇所向披靡,雄壮磅礴威武,南征北战多年,传闻他杀人不眨眼,冷酷无情,却不失为一名圣明贤君。黄河沿岸涝灾,他仿王景黄河之治时“命人十里立一水门,令更相回注”修建黄河大堤,才止住了灾情泛滥,从而带来了河清海晏的太平盛世。一直来,即使他腹黑手段凶狠,但其贤明德治却得到了民心,王朝盛世蒸蒸日上,如火如荼。

倚着楼廊,唐绮落静静地思量。她从没想过,那个皇帝形象在溪荷的心目中竟是那么高大。高大得与她所接触的那个人,好像货不对板。

这些日子来的种种,一一浮在她眼前,像倒放的电影般。

重现如新。

“难怪他会急着想要那份东西。”

她轻轻呢喃,那本账本上的项目与名字一直深记在脑海里。她不是傻子,看不出一份有条有理的贪污受贿记录。堂堂一个朝廷里,如果出现了这么多争相勾结的官员,那就好比是一根外强中干而早已被白蚁侵蚀了内心的木柱,随时会断裂折断。

刹那间,心里的矛盾在挣扎。她很清楚这种腐败会给一个国家带来多大的影响,却也明白它是自己的救命符。在没有确保自己性命安全之前,她有那份胆量去交出去么?若是本上有不该她知道的动西,他难免会将她灭口。

只是,还有那张地图呢?

奇奇怪怪的标志记号,即使她明确那是一张地图,可却不懂那意味着什么。

“小姐?”溪荷在她身后轻唤道。

这一唤将唐绮落拉回了魂魄,“怎么了?”

说着,她回眸对上溪荷手里端着的盘子里,一副精致的笔墨纸砚。

“小姐,那人说,皇上要您写下来。”溪荷指了指站在不远后台守候着的男人,鼻子跟嘴巴都快努到一块去了。这人仗着是皇上的人,给她脸色看。

“嗯。”唐绮落顺着她的手望去,看见杜帆正冷冷地朝她这边望着。清冷的眸里,不带一丝情感。听说齐恒被派回宫了,所以墨傲川才派来了这个新侍卫守住她。

“小姐,您怎么了?脸色不大好?”溪荷担忧的看着她,“要不,先找找大夫吧?”

“不用了。”唐绮落摇摇头,看着那笔墨纸砚,“回房写吧。”

她可得好好斟酌下,怎么才能又给他想要的东西,又保住她跟溪荷的性命。

“是。”溪荷应着,跟在后头就急急走了。

而候在不远处的杜帆,酷然地睨着她们二人背影,招来隔壁另一个下人,“你去跟皇上说,一切妥当。”

【大落落】第二更,红包红包红包哇!

你我:河蚌相争(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