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我:河蚌相争(6)

  “小姐?”溪荷初醒来,愕然不见床上人儿,心底一空,嗖地就支起身子,昨夜她候在小姐身边,候着候着,一个体力不支就靠在床沿边上睡着了。倏地,肩上貂裘披风掉落,她诧异地拿住,“这?”

“你醒啦,”唐绮落从屏风后绕了出来,刚才醒来,她见她在睡觉,就没出声,只自个儿下了床去着衣,“到床上去躺会吧。”说着,她边系好腰间的丝缎,打了个漂亮蝴蝶结,长长的紫色丝缎垂落至裙摆膝盖处,上等棉质在暖暖阳光中显得更佳。

“奴婢不敢。”溪荷一把捧起披风,紧张兮兮地跑到她面前,“小姐您没事吧?”

“傻瓜,能有什么事,反倒是你,他对你都做了些什么?”绮落反抓住她的臂膀,左瞧右看。昨夜她被击晕后,就不省人事了。好在她今早醒来就看到溪荷在身边,才能安下心。只是,她怎么料都没料到这人会事先拿溪荷来威胁她!

“他?小姐您在说什么?”溪荷眨巴大眼,不明白的瞧她。

“就是那个男人啊!他——”

可绮落还没顾上说什么,就被溪荷的大惊小叫给打断了,“对了,小姐,您知道吗?他,他,他竟然是皇上,是当今堂堂的皇上啊!”

她总算想起来要告诉小姐什么了。昨夜,她听见那两个婢女称呼他为皇上!而最致命的是,她竟然在他面前毫无礼数的扑向齐恒,连跪安都没有。想着,她不禁缩了缩脑袋,心有余悸。皇上千万别记住这回事啊——

“怎么啦?你怎么怕成这样子,是不是他对你做了什么!”唐绮落见溪荷胆战心惊的模样,心里又气愤又疼惜,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对一婢女下此手!

“没,没有啊,奴婢只是被关了一个晚上,后来他们才放了奴婢。只,只是奴婢见到皇上时没行礼。”溪荷委屈地娓娓道来,对于她们最下层的仆人来说,见到皇上是莫大的天恩啊,但那么失礼的动作却很有可能给她招来杀身之祸。

一听到这话,唐绮落只差没脚软昏过去。

她担心了半天,结果这丫头却满腹心思都在没行礼这事儿上!本想哀嚎一声的,可突然间,她又觉得不对劲。

“你被关了一个晚上?”

“是的。”

“昨晚你不是见过我了吗?在堂厅时?”那个人可是让人押解她来威胁她的啊!

“嗯?奴婢见到小姐时,就是在这儿啊,当时小姐睡下了,奴婢不敢吵您。”溪荷无辜的看她。

“这?”唐绮落彻底不明白了。

那她昨晚见到的是谁?是那人派人伪装的?他没对溪荷动手?!该死的!那她都同意了些什么!他事先就预料到她会背叛他不给他东西吗?

“溪荷,好好跟我说说,你们的皇帝。”忿然地,小拳蜷紧,她再一次被那人耍了。

【大落落】亲们,今天第一更,红包红包红包!我看我天天坚持不懈的求红包~

你我:河蚌相争(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