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我:河蚌相争(5)

  “皇上?”齐恒候在门外,看着自家主子抱着昏过去的唐绮落,进屋又出来,心里的不解更深了一层,“臣失职,还请皇上降罪。”

他真不该听信唐绮落的一面之词,以为东西被刘氏带走了而没继续追究。如果不是他的疏忽大意,今晚就不会闹成这样了。只是,他没想到,主子是真的要处置唐姑娘么?可看主子对唐姑娘的态度,又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墨傲川轻瞥齐恒一眼,拂整了衣裳,半响,才挥手。瞬而,两名婢女带着另一个穿着大红陪嫁裳的丫鬟就朝他们走来,只见领头的两名婢女毕恭毕敬地朝墨傲川欠了个身,“皇上。”而身后丫鬟明显身形一僵,嘴巴张了张,惊吓得说不出话来。

“溪荷?”齐恒惊诧的看着来人。

“是你!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呢!”溪荷终于回过神来,猛扑上去拼命抓住齐恒,失声地叫嚷。今天她明明送小姐出嫁的,可后来小姐人不见了,她又被人抓回来。她在牢里呼天不应叫地不灵,直到现在才被放出来。

见状,齐恒身子一愣,不明所以地看向墨傲川,“刚才那个人——”

并不是溪荷!

“姑娘,您别这样,您家小姐在房里。”两名婢女拉开溪荷,轻声安慰道。

“真的?”溪荷半信半疑地看了看她们两。

“是的。”两名婢女拉着她就进了房。

留下一脸茫然的齐恒立在原地,怔怔地瞅着主子,喉咙像被堵住了颗桃核,上下不得,又窒息得难受。

“你再这么失职,只怕朕也难留你!”墨傲川不满地睨向他,阴沉目光里凛冽如刀锋,刮在他每寸肌肤上,“唐绮落并非是简单女子。”

“臣该死!”齐恒惶恐地跪地,他又因唐姑娘而犯事了。只是,他也实属无奈啊,这唐姑娘每回都把他耍得团团转,他根本就没想到她会骗自己。

“最近外出办事的任务就交给杜帆,你已经不适宜。你暂且先回宫,跟皇太后汇报,朕的安全。”他阴森地启齿,那出其不意就流出的寒气直窜入骨,冻得如囚于千年寒冰三尺之下,“还有绿裳已身亡。”

“杜帆?”齐恒自是听出他话里意思。

“他已经痊愈。”他没想到,这事先有所准备,倒真成了她的挡箭牌。他刻意让她去盗取东西,就料过她会盗而占为己有,否则,他也不会让人乔装打扮成溪荷。只是,她的洞察力与智慧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认为——

这女人,是一头披着狐狸皮的野狮!

墨傲川拂袖,优雅地走下台阶,前面是漫漫长夜的漆黑。

天际微微泛白,鸡啼声在不远处响起。这天,也该亮了。

“是,臣遵旨。”齐恒鞠躬恭送。

远远的,身影沉重地步入东方第一缕破晓的阳光里。

【大落落】亲们,这是第三更,更新完毕,哈哈哈~红包红包红包,求红包!

你我:河蚌相争(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