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我:河蚌相争(1)

  空荡荡的堂厅正央,墨傲川冷冷地执起一杯热茶,轻啜几口,优雅而高贵的举止好似不染尘埃,在隐隐寒气的夜里犹如一朵白莲,傲然挺立,却也孤自独处。

“爷?”齐恒候在他身前很久了,迟迟不见他有下一步反应。既而,他眼角余光睨向身旁一直缄默不语的另一个人,以为唐绮落会先开口解释整件事情。

可半响,堂内静谧得如死寂。

阵阵冷风穿过门缝徐来,寒气如冰棱刺入后背,令其坐立不安,“爷,臣该死,臣还是迟了一步。那老狐狸太狡猾了,太警惕了,在我们制造他慌乱时,他就将东西随身带走了。”他越说越小声,烛火越烧越摇曳。

许久,他才将整件事情说完,而额前也已经冒冷汗了。

“这是谁告诉你的?”墨傲川轻闻着茶香,那精致的茶杯中漾着淡淡青绿的味儿,清醒而甘饴,然而那冷漠的语气一成不变的平调,依然不带半点情感。

那双冰冷而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如云烟似的墨黑长发,落在背上,俊美得令人折服。他的身边围绕着一股冰凉的气息,威慑着每颗不安的心。

“这?”齐恒一下间没领会过来。

而不待他回答,她的嗓音就仿若漾在吹风里的铃铛声,清脆而悦耳,只是,多了一份浓浓的不屑味道,“是我,唐、绮、落。”

“东西呢?”他狂傲而不羁的嘴角微扬,似笑非笑。

“没有。”唐绮落摊开双手,挑高黛眉,不甘示弱。

“是没有,还是不想给。”那暗红色的书案后坐着一身白衣的他,长发一泻而下,眉宇轻颦,邪魅模样却冷酷得令人窒息,而目光就像言语,一句刺入要害。

闻言,她冷不防地打了个颤,缩在衣襟内的纤手轻抖,不知为什么,每次他这种表情一出现,她就无来由地有一种心慌。这人,果真是那婢女说的那人?

那种与生俱来的威严而尊贵,不是一般人后天能养成的。

“那敢问你是想继续隐瞒我,还是告诉我真相。”她昂挺了胸口就脱口问出,既然他知道她说了谎,那她也不再绕弯子。如果不是那两样东西,她无法想象自己被他利用完之后,会遭遇什么样的事情。

至少,她要确保自己跟溪荷的安全!

“将她抓起来!”墨傲川犀利地扫过她,那如刀尖的锋锐狠狠地剐过她身上每寸肌肤,“唐绮落,别以为你有了那东西就能反抗朕。既然你知道了朕的身份,就该清楚朕随时能置你于死地!”

疾风擦过,话音还未落,她整个下巴就被钳制在他的两指间。

只听得一阵咯咚。

骨头裂开的声音——

而他一声令下,门外侍卫就已经井然有序的冲了进来。

【大落落】第二更,红包红包红包哇!

你我:河蚌相争(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