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我:河蚌相争(8)

  “我说,”唐绮落停下动作,执笔于手,侧头仰望,“你需要一直站在隔壁盯着我写么?”黛眉轻颦,流露出她的不耐。这人监视她也就算了,可这会儿却滴水不漏的守着,难不成墨傲川还怕她给了份假东西?

想着,嘴角浮起一丝轻蔑。帝王之家,果真是很难信任他人。

然而,杜帆却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一样冰冷,“臣在隔壁候着可以保证姑娘安全。”

“是吗?”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在碧水寒潭上激起层层涟漪,只见她手拿起那一沓写满了黑字的白纸,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原来这份东西还得有个大活人来保护啊?不过也难怪,这刘氏还特地将它收在了暗格里呢。不知,它代表着什么呢?”

说着,她淡然如水地瞥向杜帆,话里有话,自是嘲讽之意。

“账本。”杜帆冷冷的回视着她,简明两字就答了她。

“哟,不过是普通账本而已,那我得再好好想想,免得漏了什么茶米油盐。”她无辜的眨眼,杏眸炯炯有神。

“姑娘不必如此,想知道些什么,直问无妨。”杜帆并不吃她这一套,他不失俊朗,体魄高大,一看便知是个尚武之人。想必也是墨傲川身边的左右手了。

见他如此反应,唐绮落讪讪然的撇撇嘴,“既然你这么醒目,我也不绕弯子。这是什么?”她将那沓纸放在书案上,重新执起笔。

“刘氏所管一带的贪污受贿本。”

“你为什么肯告诉我?”这人可跟之前的齐恒很大不相同,表面冷漠,却办事严谨细致,绝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看来,这人很棘手。

“皇上吩咐。”他冷冷的睥睨着她。

“哦?”唐绮落有些诧异,毛笔头沾纸,黑墨淀透了白纸,“是怕我不写还是怕我做假账呢?”

“臣不知,皇上未说。”

听到这答案,绮落觉得有些好笑,“你还真是直言不讳。”

“谢姑娘夸奖。”杜帆盯着她手里的笔,俯身将纸抽开,“还请姑娘重新再写一张。”

“嗯?”她回头一看,那纸被浸出了很大一块黑渍,“你还真是效力忠心。”

而杜帆则将纸举高至烛台上,火苗窜地飞上白纸上,落入隔壁金盆中,不一会儿,便烧成灰烬。他许久,才回头看了唐绮落一眼,“怎么样不及姑娘的大义灭亲。”

“大义灭亲。”唐绮落深深咀嚼着这个词,手中毛笔挥舞。

他是指自己写的‘唐游尚’?

“姑娘写了自己亲生父亲。”

“呵。”毛笔尖一顿,一搁,她仰头,“写好了,告诉你们皇上,这不过是一小部分。”顿了会,“还有,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即使是唐游尚。”

“是。”杜帆接过纸,若有深意的看她。

有些钦佩。

【大落落】亲们,拥抱一个!华丽丽的!哈哈哈,好啦,记得红包打赏哦!今天三更全部更新完毕,哟Ho~

你我:河蚌相争(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