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错嫁:新娘没错(38)

  典雅别致的庭院里,唐绮落身着一袭碧绿的翠烟衫,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小巧红唇微抿,安静的沉思着。溪荷被齐恒带去大夫那拿药了,本以为是自己身子不舒服,所以昨夜睡时一直虚汗多梦。可刚才大夫那句话无疑是给了她当头一棒。

像阴魂不散的鬼咒,绕住心头。

她,真的中毒了。

是那檀香出了问题?那时齐恒带走,她就已经有所怀疑。如今看,那夜如果她不逼绿裳下手,只怕到绿裳最后也可以无声无息地置她于死地。心才想着,一种寒凉蔓延至四肢百骸,她禁不住就打了个冷颤。

这个男人究竟将她推入了怎样一个无止境的深渊里?她已经陷入了不能自拔的地步。不是她死,就是她不能活。莫名地,有一种哀寞的情绪萦绕在感觉里,像一团缠乱了的毛线,找不到毛线头。

“姑娘。”齐恒已经快先一步回来了,候在她身旁。

“这个毒能解么?”她下意识脱口问出,现代回不去,难道自己要死在这里么?

“好在体内毒素并不多,还未引致毒性发作,大夫已经开药为您排出毒素。”齐恒有些惊诧她的态度,一个在主子面前不畏惧死的女人竟然会在知道中毒后问了这句话。她,是怕死么?“所以姑娘您可放心,这毒不会对您有性命之忧的。”

“嗯,”绮落点点头,微泛白的脸色开始有些红润,清瞳杏眸直视他,“生有何惧,死有何惧。”

“喏。”齐恒毕恭毕敬地应道,明了自己说错话。

“你主子的仇家可真不少,不少得连我的命都要,该不会他已经是有妇之夫,那个正妻派人来要了我性命吧。”她似笑非笑的打量着齐恒,似无意地提起,“绿裳就是正妻派来的。”这不过是她的臆想,真正原委是什么,就要看这个主子是何方人士了。

“绿裳原本是家里的丫鬟,爷此行想是为了起居方便,有个人伺候,所以才带了她。”齐恒回道,可双目里还是闪过一丝迟疑。这姑娘是说对了一半,说错了一半。绿裳确实是宫里派来的。

只是,就连爷都没说什么。

爷也交代了,绮落想知道什么,尽量告诉她,只是要隐瞒住爷的身份。他也不懂,事到如今爷为什么还要隐瞒绮落姑娘。爷自有他的理由罢。

“对绿裳的真正身份如此掉以轻心,可不像是你们作风。”更何况,他们对绿裳早有防备。

“是奴才的疏忽。”一反常态的齐恒朝她鞠躬,“请姑娘恕罪。”

“呵,果然是忠心护主。”绮落冷然一笑,知道再问下去只会两败俱伤,而这人只会护着他主子。至少,现在已经知道了绿裳的来历。以后,怕是有得忙了。

而且,明日,是她的嫁期。

【大落落】筒子们,三更完毕,如果有亲打赏满3000就发第四更哦,满6000发第五更,以此类推,亲们给力给力!

错嫁:新娘没错(3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