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错嫁:新娘没错(32)

  夜,阑珊。

万籁俱静时,只剩屋外茂密草丛间窸窸窣窣的虫鸣,屋内烛影恍惚摇曳,烛泪顺着红颜流淌至烛台,漾出一圈又一圈的波纹,覆上一层又一层的交融,叠叠不休一直扩延。

孤单影只,倚着窗柩迟迟不动。圆桌上那檀香木盒里的青烟依旧在房内缠绕,剪切不断。晚风徐来,冲淡了些些芬芳。

“小姐,”溪荷小心地唤了声,自从傍晚那人离开后,小姐就一直沉默不语,见她这般伤怀落寞的模样,她亦满怀担心,“奴婢伺候您歇息吧?”

摇摇头,绮落还是一脸冷漠。双瞳剪水,眉黛似画,面容白里透红,肤光胜雪。只见她身着红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气质。

可思绪里一片惘然。他留下她是何意?看他身价肯定家世不凡,不是富庶一方就是当朝王臣贵族。用八人大轿来娶她,莫非是想将她纳为妾侍?可看他那样子,并非觊觎她美貌啊。这次,她真猜不透了。

‘吱呀。’

门被掩开了。进来了一群丫鬟,很有秩序的捧着衣物首饰站在厅堂内。而走在队伍最后的是绿裳。只见她如沐春风的淡笑,毫不遮掩双颊的五指红印。可怜模样自有可怜之处。“唐姑娘,主子吩咐了,这是您出嫁时的衣物。”

闻言,绮落这才秋目微转,直视绿裳。她早已预料到会有这种时候,因而一点也不惊讶,反倒是对这女子的态度有些不解了,能在那男人面前是一副样,又能在自己面前办另一张脸,这女子可真不简单。

“绿裳姑娘,可别来无恙。”她意有所指的瞥向那五指印。

若是按她下午在那男人面前的表现,现在可不该出现这种无所谓的淡笑之态。

“其他人都退下。”绿裳也不回避,微笑着挥了下手,遣退其他丫鬟后,才悠悠然地行至圆桌前,摸了摸那些精致华丽的出嫁裳,“还不是姑娘所赐。”

“呵,果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什么样的主子自然会有什么样的奴才。”唐绮落轻蔑地唇角一勾。

“十日后,荣华富贵加身的人是谁,可不知。”她幽幽说道,抚摸着红裳上精致的纹绣,那凤凰呈祥的吉祥如意画可是百里挑一的难得,如今,竟要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女人!

“难不成还有候选人。”绮落淡漠地睨着她,反问,却也冷笑。

这女人间的斗争就像从沟渠里耙出来一坨米田共,扔进十尺壕沟滚多三百个回合后,在地沟油里浮煎三百个日夜,不用发号施令就可以杀人于无形无影中。

错嫁:新娘没错(3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