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错嫁:新娘没错(35)

  三两几个持刀侍卫进屋将昏厥过去的绿裳直接拖了出去。唐绮落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那她被拖时,身后流淌的鲜血沾湿了一地,延伸开的血腥令她有些发毛得悚然。

齐恒则在接到示意后便收起剑,直接走到散落了一地的瓷碎旁,蹲身执起其中一个木盒,凑近鼻尖闻了闻,回眸望了眼墨傲川,才捧着木盒起身,站回到墨傲川身后。

而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做完一系列动作,唐绮落才恍然的彻底解开了困惑,“原来你们一早就知道。你留下我,不过是要我做诱饵?”

任谁都听得出她语气里的不满与愤怒,此时此刻,那双美眸里已然没了当时的清新干净,只有燃烧不尽的火焰在旺盛地腾空窜上。握紧了拳头,她只觉得自己被愚弄了一番,先是狼窝,后是虎穴。

可墨傲川却无视她的满腔怒火,只是静默的扫了眼地上邋遢的嫁衣,才缓缓抬起俊朗的面容瞅她,深长而寒冽的目光仿佛穿透过她,遥远而无焦距,“你不是逃生了么。三日后,花轿会来迎娶。”

他淡淡驳斥她,漠然也冷酷。不知为何,刚才他在门外听见她的尖叫,竟临时下令要齐恒务必护她安全,就算他清楚这个命令会打乱全盘计划。

他没看错人——

“呵,逃?”她凄然一笑,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因为刚才的挣扎,发髻上青丝有些凌乱。那肤若鹅脂的美色无比绝伦,七分似寒冬孤傲不屈的腊梅,远远地站在雪山上,睥睨一望无垠的雪白,心里一片荒芜,“夺我身,要我命,普天之下除了你,还有谁!”

如果不是她知道绿裳会此来要她性命是做好跟她同归于尽的准备,如果不是她巧妙的声东击西,在绿裳下手前引开绿裳注意力,她岂会有机会制造混乱并尖叫。这样一来,就算到最后绿裳没机会杀人,可逐斗的混乱现场,绿裳在墨傲川面前也会百口莫辩。否则,单凭她唐绮落的一面之词,墨傲川会选择相信谁多一点,她,还是自己的丫鬟?

“姑娘,其实当时主子也是迫不得已,如果不是被下药,您又阴差阳错出现在那个时候——”齐恒见她这般样儿,不忍心之际,脱口而出。

“下药?难道我就活该被当作解开药性的人么。”她讽刺地指着他,心凉了一截。她当初也诧异他的反应,这个人像毒瘾发作般的急躁。可——“我当时真不该跳墙,就算是被刘氏抓回去也好过失身给这个人!至少现在,我就不会身陷囫囵!”

“可刚才若不是主子下令,姑娘你已经被绿裳杀了!”齐恒反驳她的固执。

“齐恒,你别忘了,是谁将我推进死穴里,又将我拉出来。你手里拿着的檀木香盒,就是证据!”她就觉得奇怪,怎么这种檀香的味道跟唐府的不一样。起初还以为品种不一样,也没多在意。

可这下子,说不定,它就是毒药!

【大落落】很感谢猫尾巴的诱惑、dmswn0322打赏的鲜花啊!!刚回来,所以迟了更新,呜呜呜,又泪奔了,谢谢哇!第三更~十二点过后,会有新一天的更新,其他亲记得继续红包给力哇!

错嫁:新娘没错(3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