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错嫁:新娘没错(24)

  “哦?”墨傲川淡然地侧身,直视门前人儿,眸底闪过一丝玩味。

“是刘氏。”安公公鞠着躬答道。

“刘氏——”闻言,他情不自禁地一字一顿重复着,好似在咀嚼着这个名字的涵义。“所为何事。”

“好像是负荆请罪来了。”安公公略微迟疑地说。

可这俨然挑起了齐恒的不满,“难道这狗贼子还想效仿廉颇负荆请罪,以抵消他的罪大恶极么!”

他忿然地抱拳,青筋隐现,“皇上——”

“齐恒,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冷静了。”墨傲川冷睨了他一眼,黑而深不可测的眸像夜晚中的苍穹,没有繁星,没有皎月,只有漫天漆黑。只见他镇定自若的拂袖,没有太多惊讶,反而了然,“既然他在这里独鳌一头,想找朕的去处又有何难?”

更何况,他本就没有想过对自己的行踪太过隐蔽。

被刘氏找到,或者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是。”齐恒被训了次,乖乖地低下头,“可爷,江淮一带本就被盐商与百官垄断,想要彻底根除了这些人的隐患根本不是件易事。官官相勾结是历来每个朝廷的诟病,当年黄河水涝之灾,他们挖出来的大窟窿早就埋了那些上京乞讨的难民!”

他娓娓叙来,隐忍着内心的忿然火焰。

杜帆就是去调查这件事,结果至今他还未回来,是生是死无法卜知。

“光是他们一帮乌合之众,岂能有如此胆大妄为的本事?”墨傲川冷静地打断他,眸底开始泛起不满,这个齐恒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然一再地失了态度,“你再如此草率口出狂言,只会打草惊蛇,坏了朕的局。”

简单一句,就令面前人哑言了。

谁都知道,这背后还有另一双操控的手!若是打草惊蛇敌方一再掩饰所有黑暗,那他们将一无所获,想要彻底完结整个盐商垄断局面可就难上加难了。

“臣不敢——”齐恒稍稍一惊,明白自己的失态,皇上已经很不满。

“安陆,传刘氏。”墨傲川无视他的惶恐,径直唤了安公公的名讳。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个刘氏打的什么主意。谁在为他引路?威严转身,他森然几许,“没什么事的话,你去紫香阁候着。”

“这?”齐恒有些不愿了。

可王命难为,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而无从反抗。这绮落姑娘可别太刁难他才好——

【大落落】亲们,狂么么!最近重感所以一直等到这个时候才更新,希望各位谅解哇,谢谢tangqianyan的长评,其他亲们有空也记得长评哇,拥抱一个!ummar!!

错嫁:新娘没错(2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