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错嫁:新娘没错(15)

  “第三,不得出尔反尔。否则,随时要了你的狗命。”唐绮落总算缓了口气,可也不敢放松警惕,这个男子是谁,为何要这么做?这些疑问都困扰在心头。可就算疑惑,她也明了,刚才种种迹象早已表明,这男子是来帮她的。

也罢,总有弄清楚这人的时候。

想着,她带了些许玩味地微笑了,那宛若春风,却又似芦荟叶般丰盈而带刺,“对了,至于你放不放过唐府夫妇,由你决定。”顿了顿,她淡漠地转身,“以后我唐绮落与唐府一刀两断,再无瓜葛。天地为证。”

谁都没料到她会有如此惊人之言,就连齐恒,背板也略略僵硬了。

这是怎样一个女子?

反常设计毁了自己清白,又与唐府立即恩断义绝?

“唐绮落你!”大夫人惊愕得张大嘴,那失色面容上胭脂粉浓厚,仿佛一触动就会掉落般,想怒却不敢发飙,“唐府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唐府!”

“哦?大夫人是忘了这些年来如何照顾我么?”绮落冷然一笑,气若幽兰般,如寒冬腊梅,孤傲清冷。

她拂袖娓娓道,“你觉得,堂堂的唐家大小姐,却过着不如阶下囚般生活,提心吊胆,任你非打即骂,这就是养育了?衣不暖食不饱,贬为庶女,却又等同下人,这就是养育了?还有所谓的生父,可曾尽过父亲之责,可曾管过我的生死?为了权势利益,官官勾结,竟将自己的亲生女儿送给刘氏,这就是养育?”

一连串的反问,唐绮落脱口而出,就像是窝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些委屈,倾泻倒出。就连她也懵然不动了,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她从来都无法切身体验真正的唐绮落过着什么日子。可这一字一句竟然说得令自己的心都颤巍巍抖瑟了。

鼻尖微微泛酸,酸得蔓延至眼角,好似那潜意识里在发酵,发酵出种种莫名情愫,触碰到了她的心弦。

她拂袖转身,眼角,不自觉地有些湿润。

不解,是这具躯壳本来的反应,还是她自己真的感伤古代的唐绮落?

而唐游尚与大夫人被她说得满脸土灰,面对府门前围观都唏嘘不已的百姓们,更羞辱得抬不起头。

她淡然离去,步履轻盈而自在,却又隐匿着些许平白的孤寂和独寞。

“勇,勇士——”刘氏惊慌地看他。

闻言,齐恒才回过神来,身形不禁微征,自己竟然看了她多时。

这女子若是入宫,只怕将会在后宫掀起一番波澜吧?想着,他利剑回鞘,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扔给刘氏。“这是我家主子给你的。”

说完,疾身飞去。

而紧紧拿着那张纸的刘氏,却瘫软地跪地,双手抖瑟,浑然不知脖上疼痛。

纸上,是一个鲜红的玉玺盖章——

错嫁:新娘没错(15)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