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错嫁:新娘没错(17)

  她走在繁华热闹的大街上,不知所向。

刚才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唐府恩断义绝,净身出户,除了怀中是刘嬷嬷为自己准备的盘缠外,她对这个陌生的古代一无所知。

从未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倘若那个齐恒不出现,她也无须出此下策。当面持刀挟持刘氏,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自己与齐恒没有关系。更何况,就算能逃得了这一时,她恐怕以后也无法再在唐府立足。走了也好,就不用想方设法逃那么多圈套,也不用承担刘氏被要挟的责任。

既来之,则安之,她昨天也不是没做过最坏打算。

只是,这个齐恒是谁?他看似帮她,却又更像在陷害她——

唐绮落走着走着,她缓缓伫足停下转身回眸。她总感觉身后有一道紧密目光追随着,而这喧嚣人流望不到头。莫非那个男人追上来了?

想着,她就赶紧加快步伐,拐过一个街口,进入另一条小巷里。

可来者非那人,而是一抹娇巧身影。

“小姐,小姐!”溪荷踉跄地喘息着跟了上来。还没待唐绮落反应,就已经双膝跪地,额头响亮地叩地,“您不要丢下溪荷!”

“溪荷你?”绮落有些诧异,“你怎么跟来了?”

“奴婢听说您要离开唐府,就立即追了上来。”她气喘吁吁地应着。

“溪荷,不是我不想带你。”绮落无奈地摇摇头,扶起她,“天下之大,却不知有否我的容身之处。你跟着我,是无法享福的,甚是居无定所,有一餐没一顿的——”

“奴婢没关系的,只要能呆在小姐身边。”

“你——”绮落还想说些什么,就见溪荷身后的齐恒,“勇士好大的胆量,堂堂五品大人的脑袋你也敢挟持。就不怕被人反要了你的项上人头么!”

她犀利地眯起眼,眸中幽深得不可见底,只有一团簇火在点点燃起。果真他跟来了!

“姑娘可有去处?”齐恒双手环胸,对她的怒意视而不见。主子的吩咐他已经照做,只是这女子太过出人意料了。若是今日自己不出现,她打算怎么为自己化险为夷?或者,他永远都解答不出来。

“勇士是否也太操心小女子的事了,你不妨直说,是谁派你来的。”绮落挑眉睨他,有种不安的直觉在心里叩响。

“姑娘果真如我家主子说的聪明,那自该知道,我家主子是谁。”

说着,他稍一抬手,银针在指缝间转眼即逝。

“嗯——”

唐绮落白皙的脖颈猝不及防地就被刺了一针,她想撑眸却眼前一片模糊,顷刻间,只来得及听见溪荷在耳畔的急切呼唤,就毫无意识了。

***撒花花,快收收!

错嫁:新娘没错(1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