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错嫁:新娘没错(4)

  原来这就是春杏。

一直在旁静默不语的绮落,黑眸微转,细细想着。听溪荷说,这春杏是大夫人跟前的红人丫鬟,仗着大夫人撑腰经常到处欺负下人,就连一些老爷侍妾都不放在眼里。

不过,也有传言说——

她早就偷偷跟了老爷,也就是真正的唐绮落的爹。所以大夫人才不得不睁只眼闭只眼,纵容春杏在这府里的嚣张气焰。毕竟老爷膝下还未得一子。

“原来,大夫人就是这么教导自己身边人的。也难怪了,上梁不正下梁歪,老爷迟迟不将你纳过门,就是怕你这副德性吧。”皓齿明眸微露,可眼光却深沉而阴冷,直直定在她的肚皮上,“古有舞姬夜夜笙歌,红遍大江南北,不过老时却人无所依,终归应验了那句,人老珠黄谁也不要,不知春杏你再侍候多大夫人几年,不知会不会成为一个例外呢?”

言下之意,就是失宠。春杏能如此目中无人,不过就是凭借自己还有点You惑老爷的姿色。这古代的女子十六就是一枝花,可她也老大不小了,三十恐怕就被下堂。

而被戳中痛处的春杏,霎时脸一拉,黑了下来。这阵子,老爷确实不怎么来她房内,就算她怎么去暗示挽留都毫无用处。唐绮落这番话无不像尖刺,狠狠扎入她心里,可怒又不敢怒,毕竟绮落现今是刘大人预订的未过门妾侍,再对她不满,都不能对她如何。

就连大夫人上次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是,奴婢谨遵教诲。”她气得只差咬碎一地银牙。

“难道大夫人身边的人连个最基本的礼仪都没有了?要不要让刘嬷嬷好好教教你?”绮落阴冽的睥睨着春杏。

她并非真的料事如神,而只是不小心言中了春杏的伤处。

“这——”春杏更是怒得满眼通红,怒视她却不得不低头,微欠身,“奴婢知错。”

“刘嬷嬷,溪荷,领路。”

绮落看也不再看她一眼,径自绕过她,轻盈地往堂内走去。之前听溪荷说绮落的事情,本以为没那么过分,可现在才恍悟,这府内根本就没人当她是小姐看。反而是连下人都不如的一名庶女。

而刘嬷嬷与溪荷听到呼唤,面面相觑。

留下被训了一顿的春杏,在背后恶毒仇恨地瞪着。

绮落一踏进内堂,就只见得里头正中央坐着大夫人,而两旁椅上各坐了四个女子。她淡淡地扫视了眼这四个人,才冷冷地向正中椅上端庄坐着的大夫人欠了个身,“绮落向大夫人请安。”

“你可总算舍得来请安了吗,大小姐。”堂内右侧第二个女子,慢悠悠地站起身,身上穿了淡紫绣花衣袄和暗紫百褶长裙,耳垂是金耳环吊穗,手腕是金手镯,挽了一个贵妇髻。浓脂艳抹,却也不掩她的美色。

看她衣着打扮及言行,唐绮落就了然了,想必这人就是老爷去年耍手段纳的小妾,一介富商之女。

好在溪荷都一一跟她介绍了。

*****

早安,亲们,告诉落落,走过路过看过,票票没涨鲜花没有,就连收藏都木有呢?落落一天两更了,亲们也给力好木好,收藏起来,咖啡喝起来~票票也起来咯!

错嫁:新娘没错(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