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深陷,后来居上(8)

  “啊——”

唐府后院柴房里,传来一道凄厉哀嚎,无情的刺痛了唐绮落。轿子停了,有人拉开了轿帘,只见她踉跄地走出,被铁锁链紧紧铐住的两只粉拳青筋隐露,冷光狠眯,“放了她!”

“放了她?”刘氏尖声怪气地反问,语气里尽是不满,“我的小美人儿,昨夜你们是如何对待我的,不过一个小小下人,竟敢诱拐了我的美人!”

说着,他大腹便便摇摆上前,抬手想摸摸绮落的脸,被她机灵躲过。

“昨晚是我逼她的,既然你都已经抓到我,就放了她!”她恶心地睨向他,满腔怒气却又只能隐忍,溪荷还在他们手上,她绝对不能连累了她——

“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跟我谈条件?”刘氏不屑一顾地瞅她,如今落在他手上,他岂还会让到手的肥肉飞了?

柴门被打开,走出来刘嬷嬷,一见到昨夜床上人,立即谄媚扭摆,“爷您来啦!”

见状,刘氏不禁吓得往后退了步,“你别过来!”

“爷——”嬷嬷顿足,哀怨地看他,满是委屈。可见到他身后的绮落,立即怒气大起,“你还敢回来!”

“嬷嬷你好大的胆子,对本官未过门的美娘子用这般戾气!”刘氏狠狠批道,转过身对绮落又是奉承谄笑,“小美人儿,这几日就暂且委屈你在唐府了,过几天,本大爷将会娶你为妾,到时你就享之不尽荣华富贵了。”

顿了顿,他又不放心地对嬷嬷说,“给本官好好看住她!否则,本官会让唐家好看!”

“是。”刘嬷嬷早就气得咬牙切齿了,不情不愿应道。

“等等。”绮落淡漠而阴冷的启齿,琼鼻如脂,却高挺如倔,“放了她,我会老老实实跟你。”

她清楚地听到那只隔了一扇门的柴房内,那气若游丝地痛喘,不管如何,她都必须救下溪荷。如果现在不抓住这个好时机,等刘氏走了,凭刘嬷嬷对她的恨,只怕她们二人就不止皮肉之苦了。

她在拿自己博一回啊,落到刘氏手中,只怕他前车之鉴,肯定会把自己看得严严实实,绝无墙缝可钻,逃不掉的了——

“哦?”刘氏诧异回头,思量了会,才对隔壁下人点头,“去。”说着,他便离去。而那人也进了柴房,痛楚地呼喊声才停了下来。

绮落勉强撑着崴脚,本想进去看溪荷,可被刘嬷嬷摆了一道,“大小姐,大夫人已经下令,从此将你贬为奴,永世低于庶女!”

闻言,她冷笑,真是狐假虎威,狗仗欺人,“嬷嬷,不知昨夜我送你的厚礼,你可满意?我好像听到你在床上,很欢愉的喊着——刘氏可是个大官,你若想抓住这条大鱼,不妨好好待我。”

说着,她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无视她脸上的铁青,径自绕过她就往里头走。

深陷,后来居上(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