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落入,绣球招亲(2)

  “小姐——”

溪荷谨慎的掩好房门,确定没有人在门外偷听后,才赶紧回到绮落跟前。

可她才一开口,就立即红了眼眶。她跟在小姐身边这么多年,亲眼目睹小姐受了这么多年委屈,如今竟还要被大夫人强迫绣球招亲来定终生大事,顿时悲从中来。

“傻丫头,不过是一场招亲,说不定还没人抢得到呢。”

绮落拉过她的小手,轻拍着安慰道。抛绣球的人是她,应该哭的人也是她,可她自己没哭,反倒是这贴身丫鬟哭了。终究是多年相依为命的主仆二人,这几日多亏了溪荷对她的照顾——

不知为何,她心底莫名地泛起一股苦涩的味儿,漫上鼻尖。

弄不清是身体的自身反应,还是她内心动容了?

“小姐,都怪奴婢没用,帮不了您逃跑,可,可这下子怎么办才好!”一激动地说着,这丫头竟一噗通地就跪在地上,“刚才奴婢是去后衣房为您取嫁裳,不小心偷听到几位嬷嬷在说,大夫人,大夫人她竟然买通了抢绣球的人,想将您嫁给一名年过六旬的老人!那人,那人家中早已有五房妻妾,孩子都跟您一样大了——”

“什么?!”

听到这番话,粉拳忍不住就砸落在红木桌上了。

“里面发生什么事了?”门外刘嬷嬷扯高了嗓子叫着,生怕一不留神又出什么意外。

“没,没事,小姐不过是碰落了胭脂盒。”溪荷紧张得拽瘪了绢帕,瞧见绮落拿起梳妆台上的胭脂盒对她的示意后,才编了这个理由回应过去,“小姐——”

“让我静静。”绮落神色严肃的站起身,只见其窈窕身材穿着碧绿翠烟衫裙,青缎丝绸玄带,盈腰一束,下摆漾开一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她折纤腰以微步,气若幽兰,眉宇间隐隐露着一股清冷寒气。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唐府的大夫人会如此恶劣!即使先前听溪荷说,大夫人如何任由府内上上下下的人欺压她,她都不曾理会。就算欺压的理由就只是当年老爷不惜与大夫人反目成仇执意要纳唐绮落的亲生母亲为妾,而她母亲也早已经过世多年,可她再怎么做坏打算,也没算到大夫人这蛇蝎心肠的歹毒!

“溪荷,你如今能否出府门一趟?”

与其人为砧板,我为鱼肉,她还不如想方设法反击一回!

闻言,溪荷困惑的看她,小姐落水醒来后,就不记得了所有事情,脾性也与先前截然相反,言行举止仿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陌生得她几乎不认识。

“小姐,您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你身上可有银两?”此话一出,绮落就尴尬了,她一主子竟然问自己的贴身丫鬟有没有银子?

“小姐——”这一问,可问倒了溪荷。

看出她的难色,绮落不禁莞尔一笑。秋目潋滟,顾盼流转之际,一丝精明闪过眸底。幸亏自己先前看到——

她拉开那妆阁小抽屉,取出那仅有的几支银簪,递给溪荷。“喏,你悄悄出去,看这能典当多少银两。”

“小姐,这万万不行!”溪荷惶恐的望她,“除了这几支发簪,您已经没有任何首饰可以佩戴了!”

这么多年来,小姐不曾受到优待,别说什么银两首饰了,就连一套像样点上等材质的衣服都没有。大夫人明摆了就是不想让小姐好过,而自从小姐娘亲去世后,老爷也更是不理会小姐。

“我自有用意。”绮落凑上她耳际,轻声嘱咐道,“你——”

落入,绣球招亲(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