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终于动怒

  莫霏凡嘴唇有些哆嗦,以致口齿已经有些不清了。

“你现在知道这些未免……未免有些太迟了吧。”

御之凛无奈看了他一眼,冷冷说道:“他对你用毒了,可怜你竟然浑然不知,愚蠢,愚蠢。”

闻言,莫霏凡通体泛寒,他怎么可能对自己用毒呢?难不成他早就料到了御之凛会将自己识破?罢了罢了,只要自己完成任务了,那他就不会迁怒于莫氏一族,自己的牺牲也算值得了。

“哼,如果你自以为奸计得逞了那就太过天真了。”

莫霏凡蓦地瞪大了双眼,难道……

“你的那三千精骑我域都从一开始就没有接纳,来路不明的我从来不收。如果我料想不错的话,他们应该已经被约束在伏安湖畔了吧。”

“这……这怎么可能呢……”

一丝紫黑色的血液从莫霏凡的鼻孔流出,他高瘦的紫色身躯倏地倒地,却再没有爬起来,犹自瞪大的双眼充满了不甘和痛苦。

一座废弃的断楼之上,炎树迎风而立,晚风卷动他白色的儒衫,仿佛要将他带走方休。

“看来是失败了呢,真是可惜。”他轻语道。

虹都城外,一片死般的宁静。这已经是战争开始后的第七日了,自从两天前双方就已经开始休战了。巨大的实力差距使得达奚浣诚只得下令紧闭城门。

就连出自域都的景月妃都惊讶于其强大的力量。没想到在域都一派祥和景象之下,竟然隐藏了如此恐怖的地下军团。如此看来,从前御重天敢将天下一分为二也是胸有成竹的。毕竟,事实证明,一纸先祖遗书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

驻扎在虹都城外不远处的域都大军正处于休整状态。御之凛凭栏望着虹都的方向,向着身侧的雪凝说道:“这是第几日了?”

雪凝认真想了想,回道:“回尊主的话,正好是第七日了。”

“我指的不是这个,她离开我的视线已经有很久了。”

雪凝心脏一阵瑟缩,尊主原来一直都在惦记着沐晨骁,只是从来不说罢了。

“尊主既然那么担心夫人,为何不派人将她救出呢?”

御之凛竟冷哼一声,道:“她既然有胆擅自离开沧海云阁,那她就应该为此承担后果。”

雪凝心中喟叹一声,原来如此……但是,如果尊主知道沐晨骁是受自己蛊惑才出来的,那她又将面临什么样的惩罚呢?

御之凛心中不知为何有些迷茫,感觉哪里似乎有些不对劲。虹都城墙之上为何士兵减少了许多?

达奚国皇宫之内的一条长长的回廊下,沐晨骁被景月妃带领的两名侍女推搡着钻进一顶红色的轿子,手脚都被绑了起来。

“喂,你不能这样对我,你会遭报应的,最残酷的那种五雷轰顶!”

景月妃淡然不语,从怀中拿出一团丝绢塞进她的嘴巴,冷笑一声说道:“但愿凛儿还对你有一丝情意,否则只有和你说声再见了。”

说着,她掀落了轿帘,将沐晨骁吃惊的目光掩映了下去。

“尊主,敌人送来了一封书信。”一名银甲侍卫急匆匆的来报。

御之凛接过书信展开,上面写道:既然尊主不顾念旧情,那么沐晨骁将再无用处。星月湖畔将是她最后长眠之地。

“该死!”

御之凛咬牙说道,一向高贵从容的他此刻终于动怒……

终于动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