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被俘

  “等等,我跟你离开就是,你放了她们两个。”沐晨骁着急说道,因为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闻言,炎树已入手心的毒镖又收回了袖中。

“如此再好不过。”

“可是夫人……”

“你们还不快走!”沐晨骁严辞令道,恨她们不解自己的苦心。

“炎树,你听好了,想要带走夫人除非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话音未落,云笛的剑已经呼啸而出直取炎树上半身的各大要穴。与此同时,晚笙携起沐晨骁的臂膀一同跃上马背,急速朝北方驰去。

十名黑衣人自发追去,炎树脸色不善,身侧的宝剑跃鞘而出,凌厉的攻势瞬间将云笛团团围住……

二人行至一片荒原的时候,追兵虽然还没有追来,但远远的还能看到他们的身影。晚笙跳下马背,仰视着沐晨骁强笑道:“夫人放心先走,我来殿后。”

“不行!”沐晨骁坚决说道。

她不愿妥协,云笛已经是凶多吉少了,她绝不能再让晚笙陷于危险的境地。

“夫人请你不要任性了,莫要辜负了我们姐妹的苦心。”

两行清泪由沐晨骁的美目溢出,她痛苦万分。

“我不要你们为我牺牲,现在我若回去云笛或许还有救。”

一提到至今生死不明的云笛,云笛是更加难过。眼见追兵越来越近,她一掌拍向马后,马儿吃痛立时载着沐晨骁振蹄疾驰而去。

沐晨骁一路向北,眼泪早已被风吹干,她按捺住难过的心情静下心来寻找方向。因为只顾着逃走,早已偏离了虹都的方向,她希望能尽快的与雪凝汇合,一起去营救云笛、晚笙她们。

转过一个小山坳,马蹄声渐渐变缓,因为通往虹都的路已经被阻隔了。横亘在前方的是一队青衣铠甲的小队,大约有十七八侍卫军组成。从他们从容的姿态来看像是守候已久了。

为首的一名年轻将领侧身下马,竟向沐晨骁恭敬的行了一个军礼。

“郡主总算来了,末将在此等候多时了。”

沐晨骁哂笑一声说道:“是达奚浣诚派你们来的?”

将领略显尴尬,腼腆笑道:“郡主真是聪明,想必也不会为难末将吧。”

沐晨骁看了看他们精良的装备,苦笑道:“不然我还有别的选择吗?带路吧。”

沐晨骁跟随他们经由一条幽深的地道进入了达奚国的皇宫,一路上他们并没有刻意隐瞒路线,大概是认为沐晨骁没有逃跑的能耐吧。

宫殿里,达奚浣诚正在观赏一场歌舞。沐晨骁来的时候,他透过这层层的羽纱寻到了她的倩影。这身影美妙虚幻仿若梦中相见,他微眯起黑眸希望可以看得真切一些,但曼妙的歌舞再次将她淹没其中。

“全部退下!”

达奚浣诚大喝一声,歌姬们立刻吓得四散逃去。

“皇上这又是何苦,岂不白白浪费了这美妙悦耳的歌舞?”沐晨骁冷笑道。

达奚浣诚潇洒一笑,叫屈道:“朕与晨儿许久不见,才一见面你便要来消遣朕吗?”

“皇上是个爽快之人,不如干脆告诉我所为何事吧。何必这样拐弯抹角的大家都累。”沐晨骁直截了当的说道。

达奚浣诚微怔,良久才叹道:“嗨,朕是想念你了。”

“呵呵……”沐晨骁突然笑了,“皇上还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达奚浣诚略显局促,解释道:“在朕的心里,你永远都是朕的晨儿。”

被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