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唯独你

  怎么就那么不让人待见?沐晨骁气得歪鼻子斜眼,一路哼哼唧唧的发着牢骚。真是奇怪,人家堂堂一国之君都能对我百依百顺的,怎么换了自己的亲爹亲娘反而不乐见呢?

沐晨骁找了一个茶馆坐下,怔怔的瞧着窗外。她害怕安静,因为安静下来她就不得不去想一些令她烦恼忧心的事情,比如她的前世……

这种刻骨铭心的回忆她如何才能够忘却呢?尽管她想放下,但是记忆却好像烙铁般印在她的心里。宫灵栎?这个名字在她的脑海中闪烁了一下,她忽然自嘲一笑,许多人这样称呼她,她也是不能否认的呀。可是自己现在究竟是谁似乎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想的头都痛了的时候,蓦地,她竟又想起了御之凛。这个不可一世的强者,这样称呼他应该不过分吧。他甚至连她的命运都要操纵啊。

根据允噬给她传达的消息,他应该已经出关了才对,因何没来找她的麻烦呢?想到他对她的欺骗,不知为何她心中一阵抽痛。他到底还是在利用自己,他是杀害江秋洛的凶手,是把她牵扯进这复杂格局中的罪魁祸首,她无法原谅他。

就在沐晨骁黯然神伤的时刻,一道黑色的身影从窗边掠过,沐晨骁大惊,随即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一个飞跃朝那人追去。

“喂!客官,您的茶钱还没付呢!”店小二焦急叫道,可恨自己没有那轻功。

“她欠的茶钱我来付。”

身后,一位身材颀长的年轻男子优雅说道。店小二只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被他的气质给摄住了。

一直追到郊外,那个黑色的身影才停了下来。沐晨骁也随即停住,忍不住大口喘着热气。可是就在她忍不住要骂人的时候那人却蓦地转身紧紧把她拥在了怀里。

沐晨骁的满心怒气瞬间化作无限委屈,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天下人都可以欺负我唯独你不可以,呜呜……”沐晨骁蛮不讲理的这样控诉道。

黑衣人倏地摘掉头上的斗笠摔在地上,立时一张英俊硬朗的脸庞出现在她的眼前,不是钟离澈还会有谁?

“骁儿,对不起!”钟离澈严肃说道,真诚的道歉。

长久以来,沐晨骁都是被他精心呵护着,不忍她受一点委屈。因此,除去缀雪城堡的那档子事,她是把他当做亲人般看待的。

沐晨骁依在他的怀里不愿起来,心底实在感觉委屈的要命。

“你解释给我听,快点!”她含糊不清的说着,情绪依旧不稳。

钟离澈眸中深沉一片,她竟是如此在意自己呀,无论这是否与爱相关他都心怀感激。

“骁儿想听,我愿意慢慢说给你听。瞧,那湖边有一座凉亭,我们去坐会儿可好?”

沐晨骁这才依言抬起头来,原来眼睛早已哭得红肿起来。钟离澈无限怜惜的替她拭去泪痕,牵起她的纤手朝湖边走去。

湖里结着冰,岸上依然存有积雪。钟离澈把自己的外袍解下铺在石阶上让她坐下,自己则紧挨她坐下。钟离澈的目光遥望着茫茫的湖面,一对剑眉紧紧蹙在一起。

“他们都想我死,可是我不还是好好的活着?哼!”他冷哼一声。

沐晨骁转眸看向他,随即又仿佛了然般垂下了眸光。

“你指的是他吗?”沐晨骁小声说道,所指的正是钟离夜。

不料,钟离澈冷笑一声,讽刺道:“何止!想阻止我的人多了。”

沐晨骁吃惊的凝视着他孤傲的脸庞,深觉他更加坚毅的眸子里更是渗透着层层的狠戾,这是她从前所没有发现的。

沐晨骁没有阻止,所以,钟离夜继续说了下去。

“骁儿,不管你相信与否我都要告诉你一个事实,一个他倾尽全力想要掩盖的事实。”

闻言,沐晨骁的眸光停驻在他的脸上,不知为何,她的心已经开始痛了……

唯独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