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与我无关

  惠仁眼底流过一道思索的光线,白腻的手指抚上自己微微凸起的腹部,貌似有些疲倦的说道:“哎呀,这小家伙还是这么不饶人,又来闹腾我了,真是和他的父皇一模一样啊呵呵!”

沐晨骁的脑中突然战栗了一下,她肚子里怀的是钟离夜的孩子?哈!又是一个“惊喜”呢。

沐晨骁面上的惊异表情一闪即逝,哂笑道:“你倒是令我稍感惊讶,皇上竟还未向我提起过。”

言下之意,皇上似乎并不重视这个孩子。

惠仁圆润的眼睛无法掩饰的流过一道羞愤之色,沐晨骁正好看在眼里却再没说什么。

“呵!除了我惠仁恐怕偌大的后宫里再没有谁会有此殊荣了,我腹中的骨肉不仅会是当朝太子,更会是皇上唯一的血脉,你说,皇上还会不重视吗?”惠仁压低声音,冷涩的说道,平添一种压抑的气氛。

对于惠仁自信的说法,沐晨骁心里虽然惊讶,面上却没有显现出来。她蹙眉凝视着面前这个曾经和她相识的女子,对于这个皇宫更加厌烦,而对于钟离夜这个皇帝也更加疏远了。

沐晨骁收回目光,语气异常淡然的说道:“或许你是对的吧,但是不论怎样都再与我无关。”

惠仁闻言不可置信的的望着她,这个曾经与她水火不容的强势女子,她的心里到底在计划着什么呢?对于这唾手可得的一切她就这样轻易放弃了吗?尽管她还不完全相信,但是沐晨骁脸上的决然神情已经令她费解万分了。

她一直在防着她的到来,防备着她重新抢走属于她的一切,但是到了末了,她才失望的发现,她的对手早已不在这对局之中了……

惠仁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无法自拔,沐晨骁抬眸一笑,道:“那日在御花园中,那个纸鸢是属于你的吧。”

她陈述的语气说道,并没有审问她的意思。惠仁表情不太自然了,当面被戳穿的尴尬令她一时无语。

沐晨骁再不想与她纠缠,收纳所有的心神,告辞道:“惠妃娘娘自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处理,那我就不打扰了。小辰,我们走。”

一直十分焦虑的小辰听闻沐晨骁的呼唤,立时如释重负,连忙屁颠屁颠的跟上。

看着沐晨骁窈窕离去的背影,惠仁心中突地一颤,沐晨骁呀沐晨骁,若是你恢复记忆了,知晓我也是害你的凶手之一,那么你还会这么潇洒的离开吗?

沐晨骁和小辰一左一右的走着,小辰眯着眼睛盯着沐晨骁。

“你没事吧小辰?”沐晨骁弹了一下她的额头。

小辰揉着微痛的额上,慢吞吞的说道:“本来这句话是小辰问您的,被您抢去了呢。”

“哦?你为什么要担心我呢,莫非是为那个什么惠仁吗。我至于吗?哈,你可真是一个傻丫头。”

沐晨骁又习惯性的揉了揉小辰的脑袋,小辰拉住她的手,嘟起小嘴抗议道:“郡主可真是转性了呢,若是以前您定会狠狠教训她的。再就是,郡主您就不要再揉了,会傻掉的。”

主仆二人一路打打闹闹的朝鸾凤宫走去,全没留意到靠近宫墙的一棵大树上,一个人影犹如一只大鸟般降落上面。

靠近鸾凤宫宫门的时候,沐晨骁放缓了脚步,因为她看见宫门外立满了皇上的贴身侍卫。

鸾凤宫主殿叫做“晨曦殿”,是钟离夜后来改上去的。此时殿内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太监宫女们正忙着往里收拾。

与我无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