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需求证

  就这样,一连几日,沐晨骁都是郁郁寡欢,心情显然受到了这意料之外的影响。

这一日,沐晨骁躲在鸾凤宫里看书解闷,殿外有客来访。从沐晨骁一入宫,很多的达官贵人,王族皇亲便一一到门拜访,可是沐晨骁都是不认识的,于是便一一回绝了。

“不是说了嘛,谁也不见。”沐晨骁蹙眉嚷道,脾气相当不好。

“嗬!咱们郡主好大的脾气,就是亲娘来了也是闭门不见的吗?”一个异常熟悉的声音朗声说道。

沐晨骁娇躯一颤,朝殿门外瞧去。只见一位身着黑色官服的青年男子毫不客气的走了进来。

沐晨骁正暗呼这人竟如此眼熟的时候,他的身后紧接着跟进来两位略显沧桑的中年夫妇。

突然,沐晨骁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深深感到这三人跟自己的关系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特别是看到这位妇人,沐晨骁心跳的异常厉害。而当妇人看到她的那刻起就已经再也挪不开视线了。

她苍白美丽的面容上布满紧张的神色,她的双手紧紧握着丈夫的大手,眼睛望着沐晨骁的方向,嘴唇却是颤抖的说不出半个字来。

“你是我们的骁儿,对吧?”

开口的是她的丈夫,一样令沐晨骁心痛的一个人。他这样问道,一边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着她,眼神仍留有戒备之色。

沐晨骁怔怔的瞅着三人,却是忘记了回答。

年轻男子沉思片刻,有些激动的大声说道:“爹,娘,你们瞧,我们家的骁儿似乎变的更加标致了呢。”

这话无疑已经嫌疑尽释,承认了沐晨骁的身世,同时也肯定了沐晨骁的惊人蜕变。

“你们是……”

尽管沐晨骁已经猜到了几分,但终是无法确信。

果然,****脸上现出忧伤的神色,那种无法排解的心痛令她禁不住已经泪流满面。

就是害怕见到这种场面,所以才一直不敢来见,虽说已经听闻她失忆了,但是当亲眼目睹这种情形,她仍然是无法接受。

妇人从丈夫的怀中抬起泪眸,一步一步,慢慢靠近沐晨骁。而这一次,沐晨骁没有退却。

“娘知道这不怪你,不论如何你都是娘的心肝宝贝!”

沐晨骁心脏再次剧烈的跳动起来,她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啊!她定定的凝视着她与自己有些相似的脸庞,当看到她鬓边的一缕白发的时候,一行清泪已经瞬间滑落腮上。

江心雨温柔替她拭去泪水,却不去管自己湿了的脸庞。“你还活着,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她实在太兴奋,太激动,以致所有的语言变得都已不再重要。

年轻男子当然就是沐晨珏本人,他心里一样激动,但是不像母亲,他是可以抑制的。回头看向父亲,他的心中酸楚。已经老了的父亲,不出一言,眼角的泪像一条透明的虫子缓慢爬出眼角,曾经多么坚强的男人,却在这里流下泪来。

在三人鼓励期待的目光下,沐晨骁艰难的唤道:“爹!娘!大哥!”

虽是有些别扭,却绝不生疏。求证还有什么意义?她的感觉已经明了的告诉了她这个事实。

虽只是简单的呼唤,也足以令三人再次激动落泪。

鸾凤宫里,一家人闲话家常,谈起沐晨骁离开后的事情,沐晨骁并未详细道来,只是含糊说是被好心人救起。

并非她不信任家人,只是域都乃是生活在尘世之外的,若是说起恐难心安。

无需求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