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蚀骨的良药

  沐晨骁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他是想要让自己恢复记忆吗?

“你是说,我还可以恢复记忆,对吗?”沐晨骁激动的扯着他的衣袖,说不出是不安,还是兴奋。

钟离夜按住她的纤手握在掌心,笑道:“真是孺子可教。朕请了整个御医院的御医来为你会诊,但愿能帮到我们。”

闻言,沐晨骁又矛盾起来,若是以前的沐晨骁回来了,那么是否代表自己就得接受现在的生活,以及……面前的这个男子呢?

如果结果是这样的,那么曾经的域都,以及曾经的那个尊主又将放在哪里呢?

沐晨骁失神的看着远方,钟离夜虽然紧握着她的柔荑,却也明白她此刻的心境,感觉她离自己仍是遥不可及的。所以,他必须要她改变,决不允许有人凌驾于他钟离夜之上,哪怕是一念之间也不可以。

等钟离夜牵着沐晨骁到达鸾凤宫的时候,御医院的御医们早已恭候多时了。

在钟离夜紧张的注视下,一个又一个的御医为沐晨骁搭脉,然后摇首,退出房间立在一边。

钟离夜的眉头蹙的更紧了,等最后一位御医把脉完毕,钟离夜走出内殿,有些不耐烦的问道:“情形如何?”

为首的身着深蓝色官服的郎御医躬身一拜,说道:“微臣刚刚与诸位御医商讨过了,郡主的症结确实有些棘手。”

钟离夜心脏突的一跳,急道:“详细道来。”

郎御医蹙起了眉毛,眉间的皱纹也更加明显了几分。

“郡主本身的失忆症并不难解,难解的是……是郡主体内长期服用的药物。这药物令郡主本就模糊不清的记忆变的如同一堆碎片根本就难以拼合。”

钟离夜蓦地大惊,喝道:“你是说有人故意对她用毒?”

“皇上息怒,此药并非毒药,对郡主的贵体并无伤害,只是会加剧她的失忆罢了。”郎御医如是回道,希望皇上不要过分担心。

可是,尽管他如实开解,也分毫动摇不了钟离夜此刻的震怒。究竟是谁在刻意隐藏她的身世?不论他的出发点是什么,他都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看到钟离夜又如曾经的阴暗的眼神,御医们无不吓得瑟瑟发抖,深怕一个不是就赔上了性命。

“真的没法医治吗?”钟离夜不甘的问道。

郎御医面色紧张,忐忑道:“微臣无能,目前还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钟离夜半晌不语,只是凝视着内间的殿门。他向外走了几步,远离了沐晨骁所在的殿堂。

他根本不能容忍沐晨骁的记忆里没有他的存在,更不能容忍那些与他无关的记忆。在他看来,那些记忆根本就是多余的。

要怎么做才能疏解心内的压抑?要怎么做才能让自己慌乱嫉妒的内心平衡一些?

良久,他停止了踱步,空气中烦躁的不安也终于归于平静。

“那么,有没有一种药,可以让她忘记曾经的一切……”他虽刻意压低了声音,可是竟然还是说不下去了。

胡御医面露喜色,邀功道:“微臣倒有一个方子恰如皇上所言,而且绝对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钟离夜没有兴致继续问下去,只是命令道:“如你所言,配好药后送来。”

对身体绝无伤害吗?钟离夜心内一声喟叹,久久的不能平静……

蚀骨的良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