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旷古精灵

  正自陷入沉想,帐外突然传来紧急的号声。

沐晨骁走至帐外,只见西北角的方向燃起一片大火,直把深夜照的透亮。

沐晨骁还想往前走却被侍卫拦住了去路。

“郡主请回军帐,外面危险。”

沐晨骁再次望了望失火的方向,再看到侍卫焦急的眼神,她无奈的退回军帐。

甫进大帐,她的耳边突然听到“噗通”倒地的声音,沐晨骁“啊”了一声回眸望去……

钟离夜由外走进军帐,长眉紧锁显得有些气急败坏。究竟是谁竟有如此厉害的功夫在重兵设防的粮草库纵起大火?偌大的军营,这个人竟可以如入无人之境,他确实不简单啊!

所有的报告都没有发现敌人的行踪,钟离夜来回踱着步,蓦地,他威昂的身躯一颤。敌人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却不见有什么收获,莫非是针对骁儿而来?

想到这里,他再不能冷静,飞身朝沐晨骁的军帐行去。

乌朦朦的天际突然横过一道长长的闪电,如同一把巨斧。凉风骤起,牧草被压的低垂,以致紧贴到地面。

一片绵延的矮树林里,伴着呼啸的疾风密集的雨点打落下来,树林里响起紧凑的雨声。

“你先放下我好不好?”沐晨骁近乎哀求的说道。

同时,她沾满雨珠的长睫颤动了一下,眯眼瞧着身侧温润如玉的炎树。

炎树携着她腰际的大手松了下来,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他的表情丝毫不受影响,只是定定的凝视着沐晨骁。

“你不想离开?”

沐晨骁目光闪烁,小声道:“我想留下是有原因的。”

炎树平静的目光闪过一丝错愕,“你还是想印证自己的身份对吗?”

沐晨骁无声的点了点头,同时心底感到奇怪,他怎么会知道的?

炎树薄唇紧抿,早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她到底是放不下自己的身世啊。他非常想要带她离开,而且也可以轻易做到,可是那样势必会令她心伤不已,而这个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愿去做的。

良久,他英俊的脸上勉强扬起一缕微笑,柔声道:“就按照你的心意去做吧,只是不可以忘记我这个朋友噢。”

不知为何,听到炎树的这番话沐晨骁忍不住有想哭的冲动。眼底渐渐湿润,她想哭就哭吧,反正有雨水混着也看不真切。于是开始泪奔……

炎树挂在嘴角的笑容渐渐凝固,他轻叹一声,伸手为她擦拭脸上的泪水和雨水。心里有一刻想要把她拥入怀中安慰,可是最终他也只是再次低叹一声罢了。

“保重!”

说罢,他温暖的手心离开她,一闪身,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交织寒冷的雨中……

尽管炎树已经如她所愿,沐晨骁仍旧免不了一阵黯然神伤。她良久的注视着炎树消失的方向,希望自己以后都不要再亏欠他。

沐晨骁转身朝着来时的道路走着,抬眸间,不远处一片摇曳的火光,是他到了。

钟离夜一路疾驰,剑眉紧紧拧在一起,所有的语言都无法描述他此刻的紧张和不甘。这种得而复失的恐慌一刻也不停的折磨着他的灵魂,他的心底告诉自己一定要追上,一定要,否则他深刻的清楚自己根本无法再次承受同样的打击。

密集急促的暴雨倾盆而下,暗黑的天幕低垂仿佛就要压下,沉闷的空气令人倍感压抑。

有如波涛翻滚的草原上,蓦地现出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她不避风雨坦然前行,犹若一位旷古精灵。

有眼尖的侍卫大声吼道:“皇上,是郡主啊!”

“骁儿……”

钟离夜威武的颜上一阵激动,再不理众人策马急速朝她奔去。

骏马一声长嘶,钟离夜急跃下马背,不待有一句责怪和询问便把她狠狠的撞在自己的胸膛。

旷古精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