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现症结

  雨月宫,御之凛快步走进宫灵栎的闺房。清香弥漫的雅致卧房内,尤千鹤和一干侍女见尊主驾临都急忙行礼,只有坐在床前凝神为宫灵栎把脉的俞池洋例外。

御之凛见状脚步放轻了下来,他皱眉望着宫灵栎泛起红霞的俏脸却是没有半点生机。除了俞池洋也只有他知道这就是宫灵栎发病的前兆。

半晌,俞池洋低叹一声离开红木漆椅。回首看到伫立在身后的御之凛他并未显出惊讶的神色,倒是御之凛先问道:“她的状况如何?为何会突然起病?”

俞池洋的脸色不善,沉吟道:“小栎的身体状况尊主应该比老朽更清楚。别看她平时精力旺盛的样子实则……实则已是病入膏肓啊!濯清潭虽可以令她的凤血觉醒,却不可令她旧疾完愈,她心口的旧伤已然成了夺命的罪魁祸首!”

“够了,我没有问你那么多,你这个老匹夫又啰嗦什么!我只想知道她当下的情况。”

御之凛的骤然发怒令殿内的人们包括俞池洋在内都是一阵讶异,要知道御之凛是很少对各位长老发怒的。

俞池洋并不在意,语气淡然的说道:“小栎的这个病最怕遇到风寒,显然她自己是不知道的,否者她也不会大半夜的跑到外面去淋雨。”

抬眸看了御之凛一眼又道:“哎,也怪我没有及时提醒她。好在她体内有一股温煦的热流限制住了寒流的继续肆虐,所以总算还容易诊治。只是不知她吃过什么东西?待她醒来我定要好好问问。”

御之凛纠结的神色终于缓和了很多,他轻步走至宫灵栎的床前凝视着她美丽的睡颜好一会儿。

好久,他移开视线淡然道:“我只是担心她来不及举行婚礼便已经一命呜呼了,俞长老你该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所以不要令我失望。”说罢急匆匆的走了,如来时一般。

尤千鹤盯着御之凛的背影好久,自语道:“小栎这么乖,尊主怎么就可以这么狠心呢?”

俞池洋鼻中哼了一声,道:“尊主总是对的,只是我这个老头子无法苟同罢了。“

他抬眼注视着宫灵栎可爱的脸庞,脸上现出了宠溺之色,道:“多么可爱的孩子啊!我敢说世间再没有比她更完美的了。她若未来到这里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和痛苦了。”

俞池洋陷入了遥远的深思,他明白自己所说的“这里”并不单纯指的是域都而已。

服下了俞池洋开的一味药,宫灵栎脸上的红潮渐渐褪去。她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迷茫的问道:“喉咙好干,可以给我一杯冰镇葡萄酒吗?”

在场的人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大笑,原本沉寂的空气又瞬间活跃过来。

尤千鹤含泪笑道:“你这个鬼丫头,真是一刻也不让人消停,才一睁眼便要酒吃还不如……”

她本想说还不如继续睡着的好,可是话到嘴边她不禁又吞了回去,改口道:“只要你以后都不再吓我们,就是让我给你摘天上的月亮都成。”

说罢轻声吩咐旁边的侍女,立时便有人去取宫灵栎要的美酒。

俞池洋放下原本提起的药箱,又复坐下左右端详着宫灵栎的脸庞,说道:“丫头,你昨天淋雨后可吃了什么东西?”

宫灵栎在侍女的帮助下坐了起来,她瞪大眼睛想着,表情很是可爱讨喜。

在众人的注视下,她缓缓道:“我好像喝了点雨水呵呵!”

尤千鹤和俞池洋同时皱起了眉头,宫灵栎连忙收住笑声道:“别,我最怕你们这种表情,就好像千年老相好似的那么默契。”

就在两人又同时摩拳擦掌的时刻,宫灵栎连忙喊停道:“我记起来了,我喝了两口炎树的果酒,很爽口呢。”

初现症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