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永远不会再丢弃你

  炎树温柔的笑意像是会驱散寒冷一样令宫灵栎的心扉变得暖融融的,想不到最后为她遮风挡雨的竟会是他呀!

炎树解下蓝色的披风裹在她冰冷的娇躯上,讶然道:“怎么冷成这个样子!”他的视线落在她湿透了的绣鞋上,叹道:“哎!你真是一个傻瓜……就像她一样。”

宫灵栎蓦地一颤,失声道:“你是说……晓晨吗?”

炎树用衣袖拭干她脸上的雨水,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她也是个傻瓜,总是费神凝思却最终也不知道自己在追求什么。哎,不说也罢。”

他从腰际解下一个小巧的酒壶递到宫灵栎的面前,“喝一点吧,暖暖身子。你这样非得风寒不可。”

宫灵栎依言喝了两口,这壶中装的并非烈酒,而是香气纯正的果酒。不禁又多喝了两口,甜美的笑道:“真好喝!谢谢你。”

炎树一怔,眼神有瞬间的失神。他收起酒壶,把雨伞递到宫灵栎的手中说道:“来,我背你。”他说的自然体贴,让人不自觉的会去信任他。

宫灵栎心想若是自己太过矫揉造作反而不好,当下附在他结实的厚背上,脚底传来的冰冷之感顿时减弱很多。

炎树小心翼翼的箍住她的身躯,直感觉背上的娇躯轻的几乎感觉不到她的重量。

使宫灵栎安心不少的是炎树对她深夜孤身在外的缘由丝毫没有提起,只是单纯的在帮助自己。对于这样的一个朋友她还能说什么呢?

宫灵栎和炎树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炎树的话不多却简明扼要。

“若不是你来,这场雨可真是叫人孤寂啊!”

宫灵栎伏在他的肩上心有所感的叹道,同时不由的想到御之凛的孤高自傲。

正御风而行的炎树停顿了一下,片刻又大步继续行进,口中溢出轻微的话音:“你放心,我永远不会再丢弃你!”

杂乱的雨声混淆了声音,宫灵栎听不真切,巨大的疲惫感袭上心头,她没有忍住安心的在他背上陷入了梦乡……

翌日艳阳高照,紫玉般的一座小楼上,御之凛和一位纤柔绝美的少女并肩立在窗前。

女子满含柔情的望着他,他的视线却放在远方。

“尊主是在想什么呢?不知雪凝是否有这个福气聆听。”少女的声音响起,温柔动听。

御之凛淡然道:“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罢了。”

少女香肩微颤,明亮的眸子闪过一丝嫉妒。

“尊主说的可是灵栎小姐。”她的声线更低了,同时垂下了臻首。

御之凛这才转首望着她,嘴角扯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说道:“怎么雪凝也跟她们一般计较这些吗?你应该知道我是不屑于解释的。”

听到他话里的意思,雪凝动人的脸上瞬间染上一层红霞,说不出的明艳动人。

“尊主言重了,雪凝断然不敢胡思乱想。只是……”她欲语还休。

御之凛转身朝一个方凳坐下,自顾斟上一杯清茶,头也不抬的说道:“只是什么?”

雪凝坐到他的对面,一对秀眉轻蹙了起来,柔声道:“雪凝只是不希望尊主陷进去,毕竟灵栎小姐时日不多……”

御之凛的手颤了一下,茶水抖落了出来。他放下茶杯,抬眸紧盯着她的俏脸道:“大概这就是你不去嫉妒她的原因吧。”

雪凝脸色瞬间变的煞白,正要出言解释却听厅外传来一声惊呼:“尊主不好了,灵栎小姐她病倒了!”

御之凛脸色骤变,哪还有工夫计较来人的大呼小叫立时起身朝雨月宫奔去。

看着他离去的决绝的背影,雪凝不禁露出了忧伤之色,她喃喃自语道:“还要说不在乎吗?她本不是属于你的又何必强求?明知没有结果还不如早些放弃的好。尊主,你会听雪凝的忠告吗?”

永远不会再丢弃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