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痴情的男人

  接近湖边的时候,宫灵栎不禁放慢了脚步,生怕惊扰了这个正陷入沉思的男人。

清幽的声音蓦地响起:“小姐也闲来无事吗?”

不知是不是宫灵栎的错觉,从他动听的声音里隐隐透漏出一丝不安和激动的情绪。

“我并不是有意打扰你清修,实在是因为……”宫灵栎暗叫不好,理由没有杜撰好呢。

男人哂然一笑,蓦地回首说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当宫灵栎看到他真容的时候也不禁呆怔了一下。这个男子年约二十多岁,五官深邃清奇,英俊中不乏英气。尤其是那双温柔的眼睛,此刻像会说话似的凝望着她,让她不自觉地心生依赖。

见宫灵栎只是呆望着自己并不言语,他轻叹一声,喟然道:“小姐是不认识我了。”

这话的意思令人捉摸不透,似乎是预料之中,又仿佛是自问一般。

宫灵栎很是奇怪,问道:“我们以前认识吗?”

男子苦笑一声,再抬眸时又恢复了他温柔的平静。

“自然是不相识的,在下炎树有礼了。”说着竟真的一揖到底。

宫灵栎反倒不好意思,爽朗一笑道:“炎树?好名字,听着便觉亲切。我叫宫灵栎。”

炎树的笑容有一刻竟僵住了,他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痛楚,随即消失不见。

炎树仰首望着天上的明月,低声轻叹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宫灵栎不禁浑身一颤,忍不住陷入他编制的悲伤氛围里。这个忧郁的炎树每说一句都好像是愁肠百结似的,尽管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也会情不自禁的陪他落寞。

“炎树的身上是否发生过什么令人悲伤的事情?为何这般伤感?连我都跟着忧伤起来。”

宫灵栎言辞简单,但每一句莫不发自肺腑。炎树倏地看向她,精光闪烁的眸子益发的光彩夺目。那其中闪烁的惊喜差点让宫灵栎怀疑起自己的眼睛。

“哈!你终于笑了。”宫灵栎笑道。

炎树略微有些羞赧,他垂首走到沿湖的一块长石上坐下,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宫灵栎坐过来。

本以为宫灵栎会犹豫一下,可是她想都没想便挨着他坐下,一股清幽的香气立刻弥漫开来。

炎树侧首笑望着她,尽管还带着忧思,可较之前却不知好了多少。她仍是这么坦诚可爱呀!

宫灵栎蓦地对视着他温柔的眼睛,说道:“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我都好奇死了。”

炎树啼笑皆非,“都知道这故事是悲伤的还要问?你这不等于是揭人伤疤嘛。”

宫灵栎抓头想了半天,说道:“这一定是关于一个女人的故事。”

炎树轻笑起来,哂道:“你倒是狡猾,绕着弯的引我说出来。”稍顿,他轻叹道:“我和她终究是有缘无分!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的作弄,我越是想忘记她,心里却只会把她记得更清晰。她的一笑一颦,一嗔一怒都像刻在我的心上。”

宫灵栎怔怔听着,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痴情的男人。让她忍不住也心生妒忌。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呢?”

炎树呆看着平静的湖面,有如刀削的面容清冷而寂寞。

“她仙逝了!”

宫灵栎一口凉气吸到肺里很不舒服,她终于明白炎树的伤感了,同时有些后悔问了他这个问题。

痴情的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