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为老不尊的典范

  俞池洋被慎得龇牙咧嘴,方向不辨的就往身后走去,不料华丽丽的撞上一睹硬墙,哀叫一声猛的反弹回来,直撞得七荤八素,更加方向不辨。

宫灵栎闲闲一瞥,幸灾乐祸道:“让你嫉妒人家!”说完,闲庭散步般朝雨月宫行去。

若说这域都宫灵栎最亲近的人便莫过于尤千鹤了。那这尤千鹤到底是何许人也?

听名字好像是一个老爷们,其实她是一位四十七岁的半老徐娘。另外,她有一个颇为看重的身份——域都尊主的奶妈。只是这个身份目前处境比较尴尬。

为什么这么说呢?尤千鹤虽贵为尊主的奶妈,但是这位无敌高傲的少爷并不怀念这份养育的恩情,只是勉强认可这个存在罢了。

这也难怪,御之凛连自己的各位师父都自动忽略了又岂会感念这个奶妈?幸而域都的人们因忌惮尊主大人,故而都颇为尊重她。加之她本身就生有三寸不烂之舌和浓重的功利心,所以近几年地位更见稳固。

从一定意义上来讲,宫灵栎的小命应该是她救回来的。若非她的悉心照顾,宫灵栎也很难恢复的那么快。

开始,尤千鹤是碍于御之凛的面子才照顾她。可是渐渐地竟从宫灵栎迷茫的归属感和不见外的“乖巧”中找到了初为人母的奇异感觉。那种为女儿操碎了心的责无旁贷是她从御之凛那里远远得不到的,与此同时她也乐在其中。

雨月宫傍山而建,据说曾是尊主生母住过的地方。如今由宫灵栎入驻颇有点不言而喻的味道。

宫门前的空地上长着一棵百年老树,粗壮的枝丫到处伸展,快近宫门时竟自然长成一个拱形。许多侍女更是喜欢从中经过,顺便嗅一嗅树叶的香郁之气。

宫灵栎仰望着这棵参天大树,心想原来允噬就是蹲在这里“守株待兔”啊?想必被老头点破之后就不得不另辟蹊径了。想到这里她莞尔一笑,大步朝宫内走去。

正殿里,“啧啧啧,可不是真瘦了嘛!你们瞧瞧她才离开我几日啊就憔悴成这个可怜模样儿。”

宫灵栎的对面,一位鹅黄衣裳的****连连咂舌怪叫,面上的表情可谓五花八门,很是具有一番为老不尊的典范。

宫灵栎瞧着她的一如往昔的样子仍是忍俊不禁。怪不得俞老头要称她为老妖精,只见她此刻的妆容很是艳丽。

乌黑的长发全数盘至发顶,又装饰上五彩斑斓的头饰。依旧自我欣赏的画着大浓妆,奇怪的并不显的俗艳,看来这度把握的还是蛮好的。

宫灵栎憋笑道:“尤妈妈啊,依孩儿看你还是走清新路线吧。都一把年纪了画成这样会吓坏小孩子的。”

尤千鹤脸色“唰”的一下冷了下来,若是换做旁人铁定被她吓了一跳。可惜她现在面对的是极富弹性的宫灵栎,宫灵栎脸上的笑意不减,眯着眼睛光明正大的嘲笑她。

“尤妈妈难道没有听到域都的人们自创的那首打油诗吗?好像是关于你的唷!”宫灵栎神气活现的卖弄道。

尤千鹤具有跟宫灵栎不相上下的好奇心,当下虽大为光火却还是蹙眉问道:“说来听听,注意小心祸从口出!”

为老不尊的典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