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有冤无处申

  循着声音,一个身高八尺有余的青年男子气冲冲的走了进来。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形容俊俏的男子,这二人正是上官亚谨和夏云璟。

原来昨日二人肆无忌惮的嘲笑终于惹怒了沐晨骁。当着家人的面沐晨骁不好来明的,便只好玩阴的。

在上官亚谨和夏云璟离开的时候她吩咐两个侍女装作不小心撞到了二人的后背上,乘机把嘴上的胭脂印在了二人的身上。

结果回府后,夏云璟还不打紧上官亚谨可就不是一个惨字所能形容了的。七个老婆加一个老娘差点让他英年早逝。

回头再说钟离夜,他亲眼目睹两个大男人光天化日的来找沐晨骁,而且态度还十分傲慢,不禁收缩了瞳孔星目中迸射出危险的火苗。

“皇……皇上?末将该死!”冷不丁看到钟离夜,上官亚谨的双腿登时吓得酥软。

夏云璟也急忙行礼,“皇上恕罪,臣等并无意冒皇上和郡主。”

钟离夜剑眉一挑,“无意?那你们给朕解释一下。”

夏云璟为难的看向上官亚谨,上官亚谨平时的威风早已经飘到了九霄云外。他别有深意的望向沐晨骁奢望她能有点自知之明,适时地帮自己开脱。只是一眼上官亚谨就彻底放弃了,因为沐晨骁淡淡看着他,嘴角分明挂着坏笑。

上官亚谨心道罢了,早死早托生。“启禀皇上,末将有心说实话,只怕皇上不爱听啊。”

钟离夜复又坐下,道:“裕王只管道来,朕像一个不讲事理的君王吗?”上官亚谨腹议道要是才怪。

尽管上官亚谨十分不愿说起,最终也没有抗衡的了钟离夜的逼问而和盘托出。连带着夏云璟也感觉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

钟离夜听后一时无语,他摸了摸下巴看向沐晨骁道:“骁儿,他们说的可是真的?”

上官亚谨哀叹一声,果然如他所料,这两个人果然又要串供了。

果然,沐晨骁一副懵懂的样子,“想必是二位大人在我的府上喝醉了酒之后去了不该去的地方,做了不该做的事。我想这大概是一场误会。”

误会?亏她说得出口。沐晨骁就是一个厚脸皮终结者。

钟离夜继续跟她一唱一和,“郡主也说是误会了,何况你们也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依朕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末将遵命。”

“不过——”钟离夜话锋一转,“郡主毕竟是一位女子,你们以后还是少来为妙。”

皇上果然还是在乎这个的,上官亚谨和夏云璟不敢多言只得答应。沐晨骁此时不乐意了,叫道:“皇上这么说就有失公平了。这个郡主府本来就来人不多,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若是他们也不准来了那我岂不是如同坐牢一般。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别的事情朕都依你,这件事情已经说定了便不能再改,君无戏言。”

“皇上……”沐晨骁马上要表演她的“柔术”,不想钟离夜马上看破说道:“朕还有事就先回宫了,改日再来看你。”

“恭送皇上!”

钟离夜走后,上官亚谨那厮马上原形毕***近沐晨骁说道:“好汉做事好汉当,你做了不敢承认算什么好汉?”

有冤无处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