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越害怕越失去

  沐晨骁一路狂奔,脸上的泪痕还未风干就又有新的泪水涌出。她为什么要为他哭泣?为什么会心如刀割?为什么会口是心非?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背叛的感觉……

莫非自己在懵懂之中早已经爱上他了?这怎么可能?沐晨骁停了下来,靠在路旁的一刻大树上。她对爱从来都是吝啬的,她冷笑一声,可笑的是这份爱才刚刚萌芽就已经被无情践踏了!

深陷忧伤的沐晨骁并没有注意到身后已经有人在靠近。“嘭”的一声,沐晨骁感觉后脑一疼便陷入了一片漆黑。他们好像在讨论什么,最后她的意识只记住了四个字“代嫁南朝”……

出了紫离城一直往东南的一条官道上,一对迎亲的队伍似乎过于严整了。别人出嫁都是锣鼓喧天,这支队伍却似乎太过安静了。

新郎是一位三十岁上下的年轻人,身材魁梧,表情严肃。此人正是南朝郡的太守陈锦聪。此时,他正谨慎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本来皇上赐婚他是十分高兴的,只是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现在的样子。这轿子里的人他十分清楚,他们也都是这场阴谋的受害者。一想到太后的吩咐,他长叹一声。现在自己是骑虎难下了,太后确实够狠!

却说到了天黑了,江心雨依然不见女儿的踪影不禁大为着急。她找来沐晨珏道:“可有你妹妹的消息?”

沐晨珏剑眉紧蹙,摇了摇头道:“妹妹一定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可是我找遍了整个紫离城仍然寻不到她。”

正在这时,青竹、青刃两兄弟急匆匆走了进来。青竹面上的神色从未有过的凝重,“夫人,有人看见郡主今天上午进宫了。”

江心雨连问道:“可是和皇上在一起?晨珏,快去接你妹妹回来。”

沐晨珏正要动身却听青刃犯难道:“我们问过宫门的守卫了,郡主上午时分就出宫了,并未在宫中停留太久。”

闻言,江心雨险些晕倒,看来自己的宝贝女儿的确出事了。沐晨珏急忙扶住母亲,道:“娘,不如我们赶紧禀报皇上吧。”

“大公子,没用的。宫门已经关闭了。况且,我们听说郡主是和皇上大吵一架才跑出宫的。”

“此话当真?”江心雨惊道。

“绝对属实啊。”青竹接道。

江心雨的心仿佛被掏空了一般,到底还是因为这个男人。自己为什么不早些阻止呢?也许早些带她回雨城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她心里不祥的预感在慢慢升腾,任她怎样遏制也无能为力。

恰巧这时郡主府里来了一位客人。

“沐夫人好,你们这都是怎么了?骁儿呢?”说话的正是钟离澈。他听说郡主府里的人正在到处寻找郡主,很是担心便无所顾忌的来到这里。

沐晨珏把实情转告了他,钟离澈面露悲愤之色。他二话没说便冲了出去。

除了江心雨,众人不敢耽搁也都赶赴幽沉的夜色之中。

钟离澈往皇宫的方向行来,但是他并不是要去找钟离夜理论,因为现在不是时候。当务之急是赶紧寻到沐晨骁。他期望通过沿途寻找能有一丝收获,盲目的寻找只会自乱方寸。

距离宫门不远的路上,钟离澈发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在路旁找什么东西。他一把抓住来人,直把那人吓得魂不附体。“爷爷饶命啊!不关奴才的事啊。”

钟离澈一惊,“你是谁?是不是你们把郡主藏起来了?快说!不然现在就杀了你!”

看钟离澈也不像是开玩笑的,那人颤声道:“奴才是……纤云郡主府上的,奉郡主之命来清理痕迹。”原来,此处有很多的脚印聚集,他们怕早晚有人注意到这里,便趁夜来消除痕迹。

钟离澈奇道:“郡主不是今日出阁了吗?你若不如实招来本王立时取你狗命。”

“王爷饶命啊!我说,我说。今日南朝太守娶的并不是咱们郡主,而是……而是唯一郡主啊!”

“骁儿——”钟离澈大惊失色,直恨得气血倒流。

顾不得审问这个奴才,他一拳把他打晕,施展轻功直往城外追去。他的心狂跳不止,隐约感到她离自己越来越远。他害怕,害怕从此失去她,即使是从前的分离他也没有如此害怕过。所以他要拼,哪怕拼上这一条命也要把她追回来……

越害怕越失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