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同病相怜

  昇云殿,钟离夜眯着黑眸听着一个侍卫长的回报,不禁轻声笑了。

“已经换了三个师傅了?这倒在朕的预料之中。不过,这些人也太不中用,没一个能得到郡主喜欢的。”

侍卫长很是诚实,禀道:“据臣下所知,他们都是被郡主气走的。”

“胡说!明明是他们才疏学浅,枉他们还名声在外呢。幸亏是郡主心慈手软,若是换做朕……哼!定让他们生不如死!”

侍卫长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连忙说道:“臣下愚钝,不该冒犯郡主。”

钟离夜摆了摆手,“算了,当务之急还是给郡主另谋名师吧。特别是礼数之类的多学着点。”

“臣下遵命!”

这话若是被沐晨骁听见,估计又得恨的咬牙切齿了。要知道,刚刚她才“请走”几位大神啊。

一身官服的钟离澈快步走出刑部大门,他抬首看向天空,天气本是十分晴朗,他却掩不住一身的疲倦。不知是不是钟离夜有意为之,刑部长年累积下来的案件不下几百卷,他只用了十日的时间便打理的井井有条,可见用心之苦。

一位官员急匆匆追了出来,“静王爷请留步啊!”

钟离澈回首,换而一脸的冷厉。“秦大人有事?”

被唤作秦大人的官员一脸为难的样子,说道:“不瞒王爷,皇上命我等协助王爷处理公务,这……下官实在不敢有所懈怠啊。”

钟离澈眉头微锁,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如果皇上问起,你就说所有案件本王都已经处理完毕。现在本王要休息,如果本王病倒了,你也脱不了干系。”

秦大人还想说什么,当瞧见钟离澈冰冷的面孔时不禁又咽了回去。只得眼睁睁的看着他扬长而去。

接近郡主府的时候,钟离澈再次锁紧了剑眉。只见门前的守卫不下数十人,看来骁儿和自己是同病相怜啊。

就在钟离澈打算从后墙翻入的时候,突然瞥见郡主府里放出了两个下人。他们都是提着篮子,想必是出去买菜的。毕竟,总不能让府里的人都饿死吧?

钟离澈的目光停留在那个身着碧绿衣衫的侍女身上。看到她走路的架势他不禁喜上眉梢。于是偷偷跟在他们身后。

拐进一条小巷,那女子把篮子一摔,头巾一扯露出绝美的脸庞。不是沐晨骁还会有谁?

“烦死我了,这群死混蛋!”她气狠狠的说道。

“哈哈哈——”耳边突然传来轻笑声。

沐晨骁抬手就给了身边的家丁一个爆栗,她气鼓鼓的瞪着他,生气道:“你找死啊,竟敢嘲笑本郡主?”

“郡主冤枉啊!不是奴才……”

沐晨骁一怔,往身后望去,只见身后一位身着深蓝色官服的年轻公子正含笑睇着她,这幅浪荡子的德行除了钟离澈又会是谁?

“咦?这倒是稀奇啊。”沐晨骁上下打量着他。

钟离澈不解,问道:“怎么个稀奇法?”

“你想啊,我们都是皇上‘深恶痛绝’之人,理应都被监视着才对,怎么都溜出来了?”

钟离澈弯起了嘴角。

“本郡主呢是充分发挥了聪明才智才得以脱身的。就你这智商,居然也溜的出来,可不稀奇吗?”

果然,这嘴上还是这么不饶人。估计是在埋怨自己呢。钟离澈啼笑皆非的望着她娇俏的模样,心中只有爱慕的份儿,实在是气不起来。

同病相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