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亲爱的老师们

  虽说钟离澈走的时候答应会经常来看她,可是一连六天过去了仍不见他的踪迹。沐晨骁当然知道是为了什么。

初春的天气让人有些困乏,沐晨骁常常是看书的时候就睡着了,每次醒来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只是为什么懒惰如沐晨骁竟会看书呢?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不知是谁打了小报告,沐晨骁得罪皇上的消息竟然不胫而走,一路传到了沐弦淩的耳朵里。沐弦淩深感家门不幸,心想多是沐晨骁平日里不学无术所致。由此为她请了几名教书先生。

这一日沐晨骁睡的正熟,突闻耳边传来一声惊雷,不禁马上觉醒。眼前,尊敬的音律老师正吹胡子瞪眼的看着她。老先生自恃教过的贵族子弟无数,从来别人都是崇拜于他的高超琴艺。直到碰见沐晨骁他才深刻领悟到什么叫做“对牛弹琴”。

“郡主趴在琴弦上也能睡着?”语气中分明充塞着不满。

沐晨骁摸了摸脸上一条条斑马纹似的印迹,似乎还未搞清楚状况,傻笑道:“多谢老师关心。”

老先生气结,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当下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摔,训道:“请郡主自重!”

沐晨骁也不是什么善茬,语气淡然道:“我很自重啊,您没听别人都称呼我为‘千金小姐’吗?”

老先生就差吐血了,颤声道:“你你你……老夫简直是在对牛弹琴。”

“哞—哞—哞—是这样吗?”沐晨骁手翻着鼻子,夸张的叫道。

于是,第二日一早,音律老师就已经不辞而别。

书画课上,沐晨骁很乖的没有睡觉。她托着腮仔细的凝视着书画老师,这位老师四十岁上下的年纪,长的也算儒雅。只是由于身患重度鼻炎,两道清澈的鼻涕总是不乖的爬出“家园”。

发觉到美女学生在注视着自己,他有些受宠若惊的问道:“郡主,您在看什么呢?”

沐晨骁收回眼神,笑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老师长的实在是……太帅了!”她由衷的竖起大拇指。

“噢,呵呵……那为师叫你画的‘青竹图’怎么样了?”

一旁陪读的青竹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是我吗)。沐晨骁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这是什么陪读啊,陪晕还差不多。她恭敬的奉上自己的作品。

书画老师接过来一看,下巴差点掉到脚面上,“郡……郡主,您这是画的什么呀?”

明明是一位风华绝代的佳人,这画怎么画的如此……惊心动魄啊。这两道浓墨重写的条条算是竹子吗?

“老师,我画的是那个哦。”说着,她使坏的指了指老师的鼻孔下端……

老师愕然,猛地一吸,两行清涕又缩了回去。同时,他的老脸涨的通红。

不料沐晨骁长叹一声,黯然道:“哟!退潮了。”

当晚,书画老师掩面而逃。

某日,青竹在一旁打着瞌睡。

“老师,您是这几位先生中我最喜欢的一位。”

对面,一位细眉细眼,弱柳扶风的苗条小生坐在棋盘旁。他纤细的嗓音慢吞吞的说道:“多谢郡主赞美,在下不得不说:郡主好眼力!”

沐晨骁吞了一下口水,搓了搓手,迫不及待的说道:“学生想请老师赐教一盘。”

围棋老师衣袖轻拂,“那为师今天就让你开开眼。”刚才还“在下”呢,现在就已经是“为师”了。

两人你一手我一手的对弈着,中间,沐晨骁不停地聆听着老师的教诲。

“这围棋啊,讲究一个韵味,棋要下的飘渺灵逸。攻击对方也要一点即离,莫要被对方来个瓮中捉鳖。”

“老师讲的好好哦。”

“那是,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可是……老师,您这条大龙好像没有眼睛哟……”

文弱书生不敢相信的盯着棋盘上的“大龙”,可不是?一条刚刚还气势如虹的“大龙”现在已经横死中原。他的鼻尖几乎已经粘到了棋子上。

老师嘴唇有些打颤,“我好像被瓮中捉鳖了……”

沐晨骁翘起二郎腿,得瑟的说道:“不是我说啊老师,我感觉至少可以让您四颗子呢。您打算拿什么来教我呢?”

围棋老师冷汗直冒,诺诺道:“郡主棋艺精湛,在下不才,这就告辞。”说着便急匆匆朝外走去。

“慢着——”

老师形体一颤。

沐晨骁嫣然一笑,“收了棋再走嘛,这是规矩!”

老师直接瘫倒在地……

我亲爱的老师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