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陌生人的来信

  沐晨骁踢着小石头,慢腾腾的走在宫道上。钟离夜也真是讨厌,明明知道她不想入宫,却还让太后传旨。也罢,用完膳她就走人。

沁寿宫,“晨骁参见太后!”

“免礼,快入座吧。”

沐晨骁看了一周,钟离夜正含笑看着她,他的旁边有一位十分眼生的美貌少女,她猜想应该就是达奚浣诚的妹妹安渌公主了。安渌警惕性的看着她,沐晨骁心中哀叹一声,又是一个敌人。

说到敌人,沐晨骁一怔,宫殿里怎么少了一个人似的?噢!是惠仁!惠仁就好比是这宫殿里的一个不可或缺的装饰,少了她还真不适应。

“太后,惠仁公主哪里去了?”沐晨骁问的纯真。

太后冷笑一声,“你这是给哀家演的哪一出?莫非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母后!”钟离夜打断她的话语。“骁儿确实是不知情的。”

沐晨骁更加疑惑,太后略带斟酌的看着她,终于长叹一声,“也罢!看来这就是惠仁的命啊!”

就在这时,安渌突然轻笑一声,说道“郡主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若不是她得罪了郡主,也不会被罚去菩提庵了。”

沐晨骁一惊,转而十分愧疚,虽然惠仁总是跟她过不去,却并未做出过分之事。如今因为自己的原因身陷佛庵,自己怎能坐视不理?

“皇上,请您开恩放了惠仁公主吧。”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太后更是仔细观察着她,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钟离夜离座走到她的身边,正视着她道“你要明白朕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若放惠仁出来,不是不行,只是她又会给你平添许多烦恼。这……你都想清楚了吗?”

沐晨骁又何尝不知,只是决心已定。“骁儿想好了,皇上还是尽快放了她吧。让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枯坐佛前,确实太过残忍了。”

太后眼角有泪花闪动,她拿出手巾擦拭着,惠仁就如她的女儿一般,如今若能脱离苦海,她也就能安心了。

钟离夜轻叹一声,“好吧,朕答应你,你们都不要这样看着朕,好像朕是一个千古昏君似的。”

沐晨骁和太后都被逗笑了,钟离夜携了她的手带她坐到身边。一旁的安渌难隐忿然的眼神,这一切不小心撞在了沐晨骁的眼里,她看了钟离夜一眼,心道要呆在他的身边,自己是要越来越累了呢。

用过晚膳,沐晨骁婉拒了钟离夜的其他邀请回到郡主府。此时又已经是接近日落时分。

小辰从清馨殿迎了出来,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郡主您可回来了,我们收到了一封不知名的信件,是写给您的,请你过目。”说着递给她一个信封。

沐晨骁接过,疑惑的展开信纸,仔细看过,她秀眉紧蹙。

“郡主,上面写的什么啊?”

沐晨骁折起信纸,“替我准备衣服,晚上我要出去一趟。”

“啊?郡主,是谁请你去啊?会不会很危险啊?”

沐晨骁不言,径自走进清馨殿。她回想起信里说的:日落之后,我在南郊城门外等你。署名却是“你最想见的人”。单凭这一个署名,她沐晨骁也非去不可。

陌生人的来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