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堆药材惹的祸

  如沐晨骁预想的一样,接下来的几天,无非就是学着如何搔首弄姿,如何请安问好,这她在钟离国的皇宫里也是见过的。沐晨骁哪有心情学这些,随便应付就是了。

“那个……就是你,看谁呢?身子怎么比石头还硬,这样还怎么伺候皇上和各位主子。用功点!”死女人,敢说她沐晨骁是石头,我先忍,咱们等着瞧。由于沐晨骁没有用心练习,被罚去御医院晒药材。沐晨骁也乐得清闲,一边唱着歌一边撒芹菜叶似的晒着药材。“奇怪,怎么都长一副德行。”沐晨骁嘀咕着,“诶,刚才那人说哪个是补药嘞?是这个,这个……还是这一个?”她比划了半天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干脆由着性子把它们自归一类。然后,她去找了一个太阳地实实的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发现太阳快落山了,赶紧爬起来把药材分门别类的收好,送去御医房。

回到住所已经天黑了,大家都用完了晚膳,连残羹冷炙也没留给她。瞧大家幸灾乐祸的样子,沐晨骁那叫一个憋屈。就这样饿着肚皮到了天亮,早饭还没吃,那个老女人就把她们轰到了院子里,开始实施“魔鬼式”训练,最惨的当属沐晨骁了,她的肚皮已经饿的跟虾皮似的了。就在她寻思着如何脱身之际,一大群官兵无端闯了进来,直把一干少女吓得花容失色。“昨日是谁负责晒药的?”沐晨骁心里咯噔一声,晒药也会晒出罪来吗?“将军,是她,就是她。”老女人拽过沐晨骁推了出来。这下,沐晨骁想躲也不可能了,嘻嘻笑道“军大哥,没那么严重吧,我只是让它们过滤了一下阳光而已。”“少废话,皇上吃了你晒的补药已经出事了,你说严重不严重?带她走!”一群人上来,马上给了她一个五花大绑,这下她是叫天不应,入地无门啊。

沐晨骁一路悲哀的想着,难道我就这样英年早逝了吗?突然想起那首歌,“一眼之念,一念执着,注定就此飞蛾扑火……”“都快掉脑袋了还唱,闭嘴!”沐晨骁委屈的闭上了嘴巴。穿过层层宫墙,沐晨骁被带到一个叫做龙溪殿的地方,里面金碧辉煌的,可见主人是喜欢奢华之人。隔着一层金黄色的纱帐,“启禀皇上,嫌犯带到。”沐晨骁连忙转身欲走,根本忘了自己是待罪之身。果然,立刻被人揪了回来。一个小太监掀开纱帐,细声说道“皇上吩咐,带她进来。”沐晨骁被推了进去,膝盖被人一踢,跪在了地上。她想要把脸遮住,奈何手被捆在身后动弹不得,只得把脑袋垂的低低的。

龙塌上,达奚浣诚斜躺在上面,脸色略显苍白。看到竟是一个少女向他“投毒”,他也有些惊讶。“是谁派你来的?”沐晨骁当然不敢回答,怕他以声识人,只是这种阶下囚的情境好像在哪儿经历过?是在哪里呢……哦对了,是在缀雪城堡的时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想这些?心里一个声音抗议道。“皇上问你话呢,快回答!”那个将军又踢了她一脚。沐晨骁登时火就上来了,“要死了吗你?干嘛踢我,不懂怜香惜玉啊……死混蛋!”在场的无人不惊,何曾见过这么不靠谱的犯人?达奚浣诚却早已惊呆在那里……

这张面孔,这个声音……除了她还有谁?沐晨骁后知后觉的对上达奚浣诚研究的目光,连忙又低下脑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为什么每次见到他都会有种想逃的冲动。“你……抬起头来。”不抬,死也不抬,沐晨骁在心里告诫自己。那将军经此一役再不敢催她。达奚浣诚叹了口气,“再不抬头,来人……拉出去斩了。”一时就有人向这边走来。“等等——有事好商量嘛。”沐晨骁望着他,无奈的说道。达奚浣诚仔细看向她的脸,纯净的脸上不沾一丝粉黛,一对灵动的眼珠左右逡巡着,显示了她的不安;娇艳欲滴的小嘴微噘着,更显示了她的不满;丝般的秀发被粗绳捆在了里面,碧绿的耳环也少了一只,达奚浣诚不觉皱起了眉头,“快给她松绑。”

沐晨骁揉着酸痛的手腕,达奚浣诚推开侍女的扶持,走下龙塌,轻轻扶她起来,“让你受苦了。”沐晨骁连忙躲开,“皇上严重了,在下……呃奴婢哪有那么娇贵。”达奚浣诚一怔,看来她是在装傻啊,准确的说是她又在装傻。“你叫什么名字?”“奴婢姓萧,单名一个晨字。”达奚浣诚不禁露出微笑,萧晨?晨骁?你沐晨骁还能更装蒜一点吗?达奚浣诚蓦地靠近她的脸,执起她的下巴,“可是你这张脸,朕看着怎么那么熟悉呢?”沐晨骁咬牙切齿的拿掉他的大手,“怎么会呢,皇上你一定认错人了。”“是吗?你跟朕见过的唯一郡主一模一样,这……如何解释啊。”沐晨骁干笑两声,“呃……皇上说的一定是钟离国的唯一郡主了,郡主高贵美丽,博学多才,奴婢怎么敢与其相提并论。”还装,而且还不忘夸赞自己一番,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这戏要怎么演下去呢?沐晨骁悲催的想着。如果能快点离开就好了,“皇上,你看一切都是误会一场,您能不能放我一马。”达奚浣诚也不相信她会做出这种事来,多半是她迷迷糊糊的把药材归错类了。“你为什么会在宫里?”“噢,奴婢是刚进宫的宫女。”达奚浣诚笑着摸了摸下巴,丢下一个重磅炸弹,“朕瞧着你喜欢,今儿个就封你为妃如何?”沐晨骁大惊,嗓子就像被鱼刺卡住了,“我……我不是那种类型的宫女,我是晒药材……晒药材的那种……”干脆杀了我吧,这个理由也太荒唐了吧。达奚浣诚好像认真想了想两者的区别,似乎也甚感为难,“哎,这确实有些棘手,不如你就留在龙溪殿侍候朕吧。”沐晨骁一百一万个不愿意,那不等同于送羊入虎口吗?“我还是想晒药材。”一会儿“奴婢”一会儿又自称“我”,达奚浣诚已经快受不了她的戏码了。“今天的事足以说明你不能担此大任,如果再敢回绝,那就准备跟你的脑袋说再见吧。”沐晨骁悲哀的望着他,自己这是虎落平阳了。

一堆药材惹的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