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朕的晨儿

  没得商量,沐晨骁第二天一早便准时到龙溪殿报到了。明明也不是太早,可是皇上却还没有起床。“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紧进去伺候。”一个太监总管不满的吩咐道。沐晨骁推门而入,只见达奚浣诚正端坐在龙塌上,只穿了金黄色的里衣,看来是专门等她呢。“奴婢参见皇上,皇上早安。”好奇特的问安,达奚浣诚心情大好,“过来侍候吧。再迟了估计连早朝都赶不上了。”到了他的面前,沐晨骁有些傻眼了,倒不是因为别的,这里三层外三层的龙袍到底该从何穿起?她实在没有经验。她凭着直觉为他披上一件薄一点的,“错啦,这是昨天换下的。”不早说,又拿起一件,“反了,带子系右边……”沐晨骁从他的胳膊下钻过去,自恃熟练的把带子往两边一系,“喂,你想勒死朕啊。”沐晨骁吞了这口恶气,又拿起外袍,裹粽子似的围着他转了一圈,达奚浣诚抬的胳膊都累了,沐晨骁却比他更累,“能不能把你的胳膊抬高点啊,配合一点啊。”她倒不满了。沐晨骁却想,害己害人,活该!

终于穿戴好了,达奚浣诚一把抓住要离开的沐晨骁,“再把领口的地方帮朕整一下。”虽然不愿意,沐晨骁还是照做。突然瞥见达奚浣诚欠扁的笑容,沐晨骁一把推开他,“好了,皇上。”达奚浣诚走到镜子前照了照,不满的说道“还有头发。”沐晨骁指了指自己,“您不会是说我吧?我不会。”达奚浣诚倒是豁达,“学了不就会了嘛。”沐晨骁懒懒的拿起梳子,“您这发型不是很好嘛,一点都不乱。”她心里却暗道:不乱才怪,整一个“雷震子”。“不行,你要重新给朕梳一个。”真是难缠的主儿。沐晨骁依言为他梳理着头发,达奚浣诚的头发真是好的没话说,害她想狠狠的弄疼他都不可以。一个侍女在一旁教着,沐晨骁有几次都想把梳子交给她,但看到达奚浣诚警告的眼神也只得作罢。好歹算做成了一个发型,达奚浣诚却不满意,也难怪,头上像长了一个瘤似的,而且还偏向一旁,很像现代少女的花苞头,这倒是沐晨骁所擅长的。

皇帝不满意,后果很可怕。“来人,把她拉出去重打三十大板。”沐晨骁往后一缩,达奚浣诚却是指向一旁的侍女。达奚浣诚拦住想要求情的沐晨骁,说道“如果你不想连累更多人,那就认真点。”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沐晨骁深感愧疚。又有宫女替达奚浣诚梳理好头发,达奚浣诚走的时候把一把木梳塞到沐晨骁的手中,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要用心学噢,朕的……晨儿!”他走后,沐晨骁久久立在那里,晨儿?是在叫她吗?沐晨骁胸中一堵,眼中似乎有泪花在闪动,她猛地推开众人,“快躲开,我要吐了——”

大概一切都是沐晨骁的劫数,她躲在一个花瓶后装着擦拭花瓶,实则是在打盹儿。达奚浣诚下朝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个场景。他轻轻走至她的跟前,用手在她眼前摇了摇,没有任何动静,那睡的不是一般的熟,简直是雷打不动。达奚浣诚拿起沐晨骁的一小缕头发放在她的耳际……睡梦中,沐晨骁感觉到一条狐狸的尾巴,在她的耳际扫过来又扫过去,扫的她心烦意乱,“死狐狸,看我揪住你的尾巴。”伸手往耳际一抓……“啊——”沐晨骁一声痛叫,“哈哈哈——”达奚浣诚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真是个蠢丫头啊,居然……居然说自己的头发是狐狸尾巴……哈哈……”沐晨骁也是欲哭无泪,因为手劲过大,头皮都快掀掉了。她怒不敢言,心里却是发狠的想到:别看今天笑得欢,小心将来拉清单。等我回去叫我钟离夜哥哥发兵打你个稀巴烂!

达奚浣诚一个人也笑够了,见沐晨骁一直闷闷不乐的,料想是弄疼她了,这才想到关心一下。“怎么样,还很痛吗?”沐晨骁气愤的推开他的手,“不用!”她从地上爬起来就走,“站住!”达奚浣诚叫道。沐晨骁停了下来,反正出去了也会被捉回来。达奚浣诚找了个软椅坐下,“去给朕倒杯茶来。”沐晨骁不动,达奚浣诚又改口道“晨儿,上茶。”如愿的看到她皱起了眉头,“实在不喜欢这个名字,那就叫小晨子如何?”沐晨骁受不了耳朵的聒噪,一跺脚跑了出去,混蛋!居然叫她太监名。

倒茶是吧?那我就给你倒杯“好茶”。到了御厨房,沐晨骁随便找了一些调料,合着茶叶一起添在茶碗里。进了宫殿,她乖巧的奉上,“皇上请喝茶。”达奚浣诚瞧见她眉眼间流露的小算计,不觉了然于心。“你先喝。”沐晨骁仍旧装蒜,“皇上怕什么呢,我又没在里面下毒。”达奚浣诚倾身向前,“所以……你先喝。”沐晨骁想了想,装作不小心绊了一脚,想把茶杯摔落,不料达奚浣诚眼明手快,一把接住掉落的茶杯,滴水未漏。他把茶重新递回到沐晨骁的手心,“晨儿啊,什么事情都别做的太过噢。”沐晨骁白了他一眼,喝就喝,好在没有下什么恶心的东西。她打开茶盖,喝了一口……怪了,这是什么味道?“噗——”茶水如喷泉般喷出……沐晨骁赶紧拿出手绢擦了擦嘴,余光扫见达奚浣诚沾满茶叶,面无表情的脸,沐晨骁一怔,随即无法控制的狂笑起来。“沐晨骁——”沐晨骁拾起他的话,“什么事情都别做的太过噢……”

朕的晨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